2012-04-30

民進黨鹿港鎮長補選大勝的想像空間

管美國官方宣稱,發生在乳牛身上的第四例狂牛症是非典型病例,為零星發生個案,也沒有進入食物鏈;但其調查並未完整,令人懷疑乳牛跟肉牛一樣,都是以染有狂牛症病原的飼料飼養的,連牛奶都會含有普利昂蛋白。印尼及泰國立即禁止美國毒牛肉進口,韓國也在強大民意的壓力下,開口進行評估,但馬英九政府則下令讓美毒牛繼續進口。正當此時,《自由時報》記者鍾麗華找出,一篇在意大利衛生部支持下、於今年2月發表的研究報告,證實非典型狂牛症對人類與靈長類的感染力,比典型狂牛症更強。該實驗呈現在老鼠的肌肉也發現了普利昂蛋白,打破動物肌肉不會含有狂牛症病原的迷思;由此證據,可以合理推論美國毒牛肉裡的普利昂蛋白仍具有傳染力,亦即吃美國毒牛肉就存有風險。

4月27日在野黨聯手臨時提案,「要求行政院將台灣境內已上架的美國牛肉下架、已在海關者予以封存,並同時暫停美牛及其產製品進口」,在44票贊成對44票反對的僵持中,最後遭王金平投出反對票,驚險擋下。但在28日的鹿港鎮長補選中,民進黨出乎意料之外、以7成1選票大贏對手國民黨1萬3千多票,反轉了上次國民黨囊獲八成獲勝的紀錄,雖然台灣人被認為「愛錢、難教、健忘」,且立委也還有任職一年以上才能罷免的限制,可是此兩項投票結果,的確大大鼓舞了罷免國民黨立委的聲音,其原因有二:一是有國民黨立委抗命不從黨意,故意不投票;二是大量在鹿港鎮的藍色選民,亦不願意出門投票。
罷免立委要任期滿一年之後(即明年二月一日後),由原選舉區選舉人數百分之二以上的人提議,送中選會審查,罷免案成立後三十天內,要有原選舉區選舉人數百分之十三以上的人連署,才能進行罷免投票,還要有原選舉區二分之一以上的選舉人投票,同意罷免者超過二分之一,才算罷免成功。
有熱心網友整理出44位反對上述「暫停進口美毒牛」的國民黨立委名單,其中特別指出國民黨的「不分區新秀立委」,第二名的王育敏與第四名的楊玉欣,也投反對票!她們一個是「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一個是「弱勢病患權益促進會秘書長」,卻都不約而同的投下了「反對」票,讓人無法接受;另外像楊麗環與鄭汝芬多次受訪時堅持瘦肉精零檢出,卻不敢到場投票,有付選民所託;而羅淑蕾則只會上節目噴噴口水,遇到表決時就只有順從黨意。


交互比對之下,發現此名單上之國民黨立委,如呂學樟、黃昭順、林鴻池、廖國棟、蔣乃辛、紀國棟、賴士葆、孔文吉與陳淑慧等(有橘色框框的),都是2009年11月11日提案開放美毒牛肉進口的同批人馬,其中的賴士葆及林鴻池最近還與吳育昇共同提出「3個月內訂出瘦肉精容許量,可能為10ppb」之議,我認為更應提出罷免,以賴士葆為例,雖然在他的選區遠遠超過對手5萬多票,現已有鹿港鎮反轉之先例,仍值得一試。

另有網友起先整理出13位最容易被罷免的國民黨立委名單,但我認為最少可罷免20~22位(見下表及上圖的藍色與橘色框框);藍營支持者讓鹿港鎮長補選被逆轉之原由複雜,不只是馬政府放行美毒牛肉而已,還包含油電及天然氣大漲、加徵證所稅、健保費與健保補充稅,大砍弱勢補助.....等因素,連某些「天龍投資人」都後悔投馬。我認為甚至不用去顧慮票數的差距,視情況增到26~40幾位國民黨之多,可以趁此測試天龍人是否也普遍地真的不再投國民黨。





2012-04-27

天龍人爆發狂馬症

包括中華民國證券商業同業公會、中華民國期貨業商業同業公會、中華民國證券投資人協會,以及台灣財務金融產業工會,24日花大錢在各大報刊登反對課徵證所稅及期所稅的廣告中,承認他們是689萬人中支持馬英九連任的天龍人(「敬告 馬總統,請勿讓2012年支持您當選的投資人傷心。」),反而被同是天龍當官的、劉憶如打成「既得利益者」。馬的支持者之一賴憲政卻只敢對劉叫囂,「獨厚外國人、欺負本國人」;券商公會則回嗆,「財政部才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批評卻都明顯跳過真正的藏鏡人,讓人感到好玩又好笑!

對立的兩造,基本上符合天龍人eoiss(他寫道,「這是只有天龍人出身的人才能懂的心態,別說是什麼一般老百姓,連有地虎人稱的本省菁英一樣不懂。」)的「天龍論」中、「第三等」天龍人之描述:自認為「統治系統」的劉憶如,表露固有的「歧視」心態,恣意斥責對方為「既得利益者」;而被視為「平民」的天龍投資券商(人),雖回嗆、卻心埋「階級」意識,不敢對第一等獨裁者馬英九稍露一絲批評字眼。但簡而言之,正可視為第三等天龍人在分贓不均後,一體兩面的呈現,也是「天龍文化」活生生的例子。

對早就看穿馬英九無能、不投他的609萬人而言,正好「站高山、看天龍人相踢」;或是對沒錢炒地皮與炒股票的一般大眾來說,對投機者投資的房屋買賣、證券與期貨,最好都是課徵60%以上重稅,愈高愈好;520要遊行、要抗議,請自便。


馬英九大同區後援會副會長的阿土伯與永豐金證券工會理事長、曾任馬蕭及馬吳金融後援會副召集人的蔡雨龍也不用只在媒體面前噴口水,單單表示後悔選馬;既然有影響力助馬連任,不如化成行動拉他下台,否則最多只會被視為吵著要糖吃的小孩,或是罹患慢性潛伏的狂馬症爆發臨死。不就是你們選馬的!誰理你啊!





2012-04-26

三種雲端硬碟的服務條款之比較

管 Google 4月25日官方宣布「Google雲端硬碟(Google Drive)」上線,讓每個使用者有 5GB 的免費儲存空間,並結合了 Google 文件(Google Docs)、Gmail、Google + 等 Google 自家服務,還能在沒有額外安裝任何軟體的情況下,瀏覽包含 Adobe Illustrator、Photoshop 等30種檔案類型。跟微軟 SkyDrive (25GB) 與 Dropbox (2GB) 提供的免費空間相較,也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它的「掠奪性」服務條款的寫法,與其在 Google + 所推行的「實名制」,同樣令人憂心,並質疑啟動這些措施的背後陰謀頗不單純:
您儲存在「服務」中的內容

部分「服務」可讓您提交內容;您仍保有相關內容中您擁有的智慧財產權。簡而言之,屬於您的依舊是您的。

當您將內容上傳或以其他方式提交至「服務」,即表示您授予 Google (及我們的合作夥伴) 全球通用的授權,可使用、代管、儲存、重製、修改、製作衍生作品 (例如翻譯、改編或變更您的內容,使其更加配合我們的「服務」)、傳播、發佈、公開操作、公開展示與散佈這類內容。您於本項授權授予的權利僅限用於營運、宣傳與改善「服務」,以及開發新的服務。即使您停止使用「服務」,本項授權仍持續具有效力 (例如對您先前加到「Google 地圖」之商家資訊的授權)。部分「服務」可讓您存取與移除先前提交至該「服務」的內容。此外,某些「服務」會有條款或設定縮限我們對提交至該類「服務」之內容的使用範圍。請確認您擁有必要權利,可就您提交至「服務」的任何內容授予我們本項授權。
有興趣的讀者,可比較Dropbox 或微軟 SkyDrive 的服務條款,看出三者之間的差異:

Dropbox:他們寫明,基本上不具備任何權力,只有在「為了提供服務」的前提下,遇到需要製作預覽檔案、備份檔案等情況會使用那些檔案,而這類使用權只會延伸到提供資料儲存空間的第三方服務。
Your Stuff & Your Privacy (無華文)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provide us with information, files, and folders that you submit to Dropbox (together, “your stuff”). You retain full ownership to your stuff. We don’t claim any ownership to any of it. These Terms do not grant us any rights to your stuff 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except for the limited rights that are needed to run the Services, as explained below.

We may need your permission to do things you ask us to do with your stuff, for example, hosting your files, or sharing them at your direction. This includes product features visible to you, for example, image thumbnails or document previews. It also includes design choices we make to technically administer our Services, for example, how we redundantly backup data to keep it safe. You give us the permissions we need to do those things solely to provide the Services. This permission also extends to trusted third parties we work with to provide the Services, for example Amazon, which provides our storage space (again, only to provide the Services).
微軟「SkyDrive條款」的寫法,則有限定在你授權的服務範圍,顯然沒有多大爭議:
除我們授權供您使用的資料外,我們不會主張您在服務中所提供內容的所有權。您的內容仍屬於您。對於您與他人於本服務中提供的內容,我們也不會控制、驗證或背書。

您控制可存取您內容的人員。若您在服務的公開區或您選擇與他人共用的區域中共用內容,則您同意共用內容的任何人都能使用該內容。若您提供他人您在本服務中內容的存取權,即授予其免費的非獨佔權限,得使用、重製、散發、顯示、傳輸與向大眾佈達僅與本服務和 Microsoft 所提供其他產品與服務有關的內容。若您不希望他人有此等權限,請勿使用本服務共用您的內容。

您瞭解 Microsoft 可能需要使用、修改、改寫、重製、散發、顯示在服務中張貼的內容,您在此授予 Microsoft 在提供服務所需範圍內執行上述動作的權限。

請尊重演出者、發明者和創作者的權利。內容可能受著作權保障。內容中出現的人物可能有權控制其肖像的使用。若您在本服務中共用內容的作法會侵犯他人的著作權、其他智慧財產權或隱私權,您即違反本合約規定。您聲明並保證具有所需一切權利,得授予本條款中的權利,且內容的使用未觸犯任何法律。我們不會就您的內容支付您款項。我們得因任何理由或無理由即拒絕發佈您的內容。若您違反本合約規定,或我們取消或暫停本服務,我們得隨時將您的內容自服務中移除。

您在本服務中所儲存的資料由您負責備份。若您的服務暫停或取消,我們可將您的資料自我們的伺服器中永久刪除。服務暫停或取消後,我們沒有義務歸還資料給您。若資料有儲存到期日,我們也可自該日期刪除資料。已刪除的資料可能無法再存取。



2012-04-22

馬英九是省電達人?還是特權用電?

英九在國內將油電雙漲後,一邊忙著逃到非洲渡假避難,另一邊卻說「台灣用電太便宜」,回國後連忙找扁維拉上場救民調,也不管有殘疾在身的吳淑珍需要較多的用電量來維生的情況,說四年來他在中興寓所的月平均用電,只有3487度,比陳水扁2007年在玉山官邸的用電少了88%。可是大多時間只有周美青一人在家,及「大部分時間只吹電扇,僅在最高溫的一個月,每天使用數小時冷氣」的用電,每個月是如何用到近三千五百度?實在令人不解!


所幸,總統府有提供馬英九在文山區自宅的用電資料,「2006年至2008年10月,月平均用電度數為783.65度,單月平均電費971元」,可以讓我們瞭解馬過去的用電習慣。網友找出電力公司2005~2008年的月均用電數及電費支出統計,剛好可以拿來檢視其是否過去就有省電習慣,還是只表面工夫、耍耍嘴皮子而已?一比對之下,赫然發現馬2006~2008年的月均用電數及電費支出,都超出一般的用戶;更奇怪的昰,用電量是一般用戶的約兩倍半,可是支出的電費卻只多了一百多塊,又是一個令人不解的謎團!


由上所知,馬英九在自宅的用電習慣,就是常人的兩倍半;轉進總統官邸後,用電更是大增為自宅的4.45倍。再者,《壹電視》2011年6月就戳破馬英九的節能減碳是喊假的,當初他們拍到的錄影帶資料如上。對照油電雙漲後,小學生得關燈吃飯替學校節能,鄉代會則要關燈開會來省電,現在馬英九標榜自己是省電達人,請讀者自行判斷。





2012-04-20

2012-04-19

爭鋒相對

這是模仿比爾蓋茲與賈伯斯的對話,原Po是來自PTT鄉民的創作

2012-04-17

匯率與黃金價格的操縱

管歐洲央行(ECB)祭出連續兩輪 LTROs,金援歐洲境內、超過800家以上的銀行,但歐洲卻出現資金短缺的現象:一是拋售大量美元資產,(如賣出 Google、蘋果與 Priceline.com 等股票,在4月16日都大跌),換取歐元現金,造成美元爆跌;二是願意付出更高的代價,以吸引美元資金投入。我們首先想到的是:最近義大利與西班牙銀行向 ECB 的借款,都達到史上最高峰,這兩國國債的 yield 與 CDS 亦同時飆高,正證明 LTROs 失效;而更詭異的是,Moody's 信評機構原訂要在本周與下周陸續公布義大利與西班牙銀行的評等,但卻臨時宣布,延至5月


若加上阿根廷政府將 YPF 石油公司收歸國營的消息,導致該公司股價大跌,擁有絕大部分股權的西班牙眾銀行資產突然大幅縮水,由此,我認為幾可確定,就是這兩國(尤其是西班牙)的銀行急需額外的資金挹注,否則他們就會被 Moody's 調降評等;Moody's 應該是與他們的中央銀行講好,延後公布評等,給予這些銀行籌錢的時間。


但更令人好奇的是,4月16日美元的爆跌是如何發生的?好巧地,zerohedge 剛好在4月5日披露,任職於 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的 Mikaël Charozé,提供各國中央銀行協助操縱匯率與黃金價格的業務,這個操縱團隊現在是由 Richard Austin Jones 領軍, "bringing you currency manipulation on a daily basis"。


雖然 zerohedge 發現 Mikaël Charozé 於 4月16日,已刪除其協助操縱匯率與黃金價格的經歷,另一私人機構 GATA 的研究人員,卻早在2008年就掌握由 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所散發的小冊子,明列 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提供各國中央銀行操縱匯率與黃金價格的業務。這項發現,對長期以來困擾投資大眾匯率與黃金價格被人為操縱的疑問,提供一個可能的答案;這個管道的操縱恐怕比高頻的程式交易更有效率,而且又不用擔心被各國的執法單位調查。

P.S.

西班牙的中央銀行果然在4月17日,發出該國銀行需要資金的聲明



2012-04-07

王家被拆又被告


給郝龍斌的王家人,房子不但被郝與樂揚建設聯手強拆,拆除費用要王家付,還陸續被建商提告毀損及妨害名譽。郝在拆房子時強調「依法行政」,拆了房子後才承認「法有缺失」;郝一邊才說「會負全責」,另一邊卻又找來學者張金鶚替他背書,說「惡法亦法」。我看郝在午夜夢迴時,也會替自己找到充分的理由辯護:「不爽我嗎?是你們選我的!我連任了,不然你想怎樣?」若王家人還會相信郝現在講的話,我看母豬都得爬上樹去抗議了。


而都更受害者聯盟提出郝龍斌無照強拆的論點頗為具體:即郝後來發出的「拆併建照」,其拆除範圍並未包含拆除王家兩戶(地號為801及803),請看以下「拆併建照」及先前的兩張拆除執照(欲看大圖,請按這裡),正是違背現行《建築法》78條之規定,而依照《都更條例》36條辦理權利變換範圍內建物主管機關代為拆除的文林苑都更案,也不適用於任何無需請領拆照的排除但書。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張其強在立委與受害者聯盟記者會後,一度拒絕回應,後來才表示要等王家確定提告後,北市府法規會才會視提告內容發表回應。

《建築法》第78條:建築物之拆除應先請領拆除執照。但左列各款之建築物,無第八十三條規定情形者不在此限:
一、第十六條規定之建築物及雜項工作物。
二、因實施都市計畫或拓闢道路等經主管建築機關通知限期拆除之建築物。
三、傾頹或朽壞有危險之虞必須立即拆除之建築物。
四、違反本法或基於本法所發布之命令規定,經主管建築機關通知限期拆除或由主管建築機關強制拆除之建築物。

但我們看到台北市建築管理處主任祕書高文婷說謊,「實施者(建商)已併案申請建造執照與拆除執照,且完成併案核發執照」;台北市建管處建管處副總工程司邱英哲,亦說他們「一切合法」,還拿建商的拆除圖,企圖魚目混珠、當作他們核准建商拆王家的市府公文書,也被公視記者鐘聖雄的採訪記錄「邱英哲突然帶著一大張建商提供的圖跑回來…」給戳破(欲看大圖,請按這裡)。


《壹週刊》甚至進一步質疑郝龍斌官商勾結:樂揚建設的董事黃博怡,竟然兼任市府顧問。黃現為實踐大學教務長兼財務金融系主任,持有樂揚建設13萬股份,2009年10月擔任該公司獨立董事至今,他自2006年起被聘為台北市府顧問。而台北市政府發言人黃其強卻出面辯解,聘用黃博怡時,他未兼任樂揚建設董事,之後他也未向市府報備,市府不知情。

樂揚建設的提告行為,衍生更大的風波!戴立忍導演首先於4月8日起頭在臉書和噗浪上貼上以下與黃慧瑜同樣的評論,要求樂揚建設一起提告,立即引起臉書上的串連,短短一小時內、人數已經破百,擴大為千人團;約十小時左右,參加活動人數又超過兩千人!現在再度改名為「樂揚建設『妨害名譽』萬人自首團」(原為「百(千)人自首團」)。
樂揚建設,下方『引號』內的文字是本人的評論,內容和北藝大黃慧瑜同學在臉書發表的評論一字不差。

據悉貴公司已針對黃慧瑜同學此一評論向法院提起妨害名譽告訴,既然如此,請連我也一起告,謝謝。

『有時後真的很牙癢癢,忠泰建設、樂揚建設、森業建設這些惡名昭彰的都更公司一個比一個大尾、難對付,明明就知道哪些建商是混一起的,樂揚也只不過是被推出去的車,但有些建商就是可以一手XX一手作前衛文化形象!!!!!!這只會讓我覺得所謂檯面上的當代藝術真的相當噁爛!!!!!苦於沒有被告的人身條件,話沒法隨意講,但真的覺得,如果藝企合作非得和這些財團扯上關係,那我要徹底告別「當代藝術」了,因為這個詞遲早污名化!』

就文林苑案,被樂揚建設控告的已有下列四人:

1. 被告人:王清泉
被告名目:妨礙名譽
被告事由:於2012-02-10營建署輔導會議上因氣憤建商作為,說過四句話怒罵建商手法「齷齪」、「欺壓詐騙」、「以前(其他建商)用騙的,現在(樂揚)用搶的」、「都市更新是圈地遊戲」四句話。

2. 被告人:陳虹穎
被告名目:妨礙名譽
被告事由:於2012-02-10營建署輔導會議上說過一句話:「建商公聽會通知未確實送達,且有偽造文書之嫌;計劃書圖內容涉嫌不實」。

3. 被告人:王廣樹
被告名目:毀損
被告事由:因卸下螺絲,拆卸部分工地鐵皮圍籬被告毀損罪。

4. 被告人:黃慧瑜
被告名目:妨礙名譽
被告事由:2012-03-27 樂揚建設針對黃慧瑜於自己臉書上的發言:
『有時後真的很牙癢癢,忠泰建設、樂揚建設、森業建設這些惡名昭彰的都更公司一個比一個大尾、難對付,明明就知道哪些建商是混一起的,樂揚也只不過是被推出去的車,但有些建商就是可以一手XX一手作前衛文化形象!!!!!!這只會讓我覺得所謂檯面上的當代藝術真的相當噁爛!!!!!苦於沒有被告的人身條件,話沒法隨意講,但真的覺得,如果藝企合作非得和這些財團扯上關係,那我要徹底告別「當代藝術」了,因為這個詞遲早污名化!』
寫信警告。內容如下

以上是您在FB上所發表的言論
你在公開的網路上對我們公司發表極為不妥的言論
我們公司認為有侵害到我們的公司名譽
請您打電話給我們的聯絡人:戴先生
電話:0936X91554
請您說明一下你的用意
不然我們公司會向您提起告訴

2012-03-28王家兩戶被拆
2012-04-06 士林分局致電確定新增王廣樹、黃慧瑜被告。目前尚未正式收到傳票。

還有在不同地區,因不同意都更、採取抗議行為,而被其他不同建商控告的,請看這裡



2012-04-05

美股只剩一口氣

金價格在3月14日跌破預期的紅色一號起漲K線之低點1649.20後,接下來卻沒有失望性賣壓,反而由高盛的Jan Hatzius對市場宣告:QE3最快會在4月,最晚在6月實施,使美股持續維持高檔,美元被壓低後,黃金得以反彈;但在4月3日,聯準會公開3月13日的政策會議紀錄,確定不再考慮後,不但狠狠打了高盛一巴掌,美股就像一只瞬間洩了氣的皮球,被刻意貶值的美元也大幅竄升,黃金更是連續兩天大跌。

若黃金價格照「雙頭雙底」的模型之預測,2月29日也看到藍色一號起跌K線,我會期待一根恐慌性賣壓非常鉅大的K線出現,也就是另一個雙底型態的第一個低點;我認為短期內,還會回測去年12月29日的低點1523.90。而做為放空黃金的ETF DZZ來說,由於紅色一號起漲K線已在2月29日出現,雙底確立,應該會回升到1月3日藍色一號起跌K線的高點5.27之上。


就道瓊指數而言,似乎正在形成雙頭型態,儘管成形機率只有35%,仍須帶量跌破13002.77才算;雖然那斯達克先一步出現島狀反轉,S&P500則還在未定之天;不過,若前兩者都跌,S&P500難逃同樣下場。若道瓊的雙頭一但成形,由於大量個別投資人早已離場、retail investors的旁觀不進與企業的大股東在高檔大量賣股,只剩銀行等大型投資機構的資金投入,造成雖然持續上漲、量能卻不足的現象,在QE3不會實施的現實考量之下,失望性賣壓已經開始,我認為短期內降幅可能會很大。若帶量跌破3月23日的低點13002.77,雙頭反轉成形,兩個月內、就極可能回到去年10月10日紅色一號起漲K線的低點11104.59之下,甚至是回測10月4日的低點10404.49;那斯達克10月4日的低點是在2298.89,S&P500則是1074.77。


為什麼我會認為美股會回測10月4日的低點?而且還有可能更低?這是根據2010年11月時,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確認前任葛林斯潘過去說過的話,貨幣寬鬆政策的主要目的,是在使股市能維持增長,如此可以刺激經濟成長。柏南克的進一步闡明如下:
Easier financial conditions will promote economic growth. For example, lower mortgage rates will make housing more affordable and allow more homeowners to refinance. Lower corporate bond rates will encourage investment. And higher stock prices will boost consumer wealth and help increase confidence, which can also spur spending. Increased spending will lead to higher incomes and profits that, in a virtuous circle, will further support economic expansion.
換句話說,貨幣寬鬆政策是經由大印鈔票貶值美元,並將大量借債所得的資金投入股市,也就是由聯準會花錢操縱股市。成效如何?請比對以下三張圖,資料是由美國政府公開的強大經濟數據資料庫(請看英文介紹使用圖解)而來,可劃出「單獨S&P500的曲線」VS「公共債務總和曲線」VS「S&P500除以公共債務總和後的複合曲線」:


這個複合圖顯示:單由大量借債的貨幣寬鬆政策,而沒有實質的生產力增加,是無法回復到2008年次貸風暴前的水準,這段時間以來的股市上揚與經濟成長,都只是假象;換句話說,美國的經濟與股市自次貸風暴後,其實是一蹶不振的,若沒有QEs等措施,大蕭條早就來臨了。若讀者還有興趣讀讀英文原文,可以再看看由Paul B. Farrell所寫的,「華爾街將會崩潰的十個理由」。



2012-04-03

人如其文!

春明去年以「肏你媽個屄」大罵蔣為文,受到《聯合報》用社論為黃掠陣,馬英九也打電話慰問;他故作輕鬆地親自對該報記者誇稱,「有人說我很『MAN』」,被蔣告「公然侮辱」罪。法官鄭銘仁認為黃因演講遭蔣為文阻撓中斷一時心生憤慨,無法妥善控制自己的情緒所致,他在犯後也對自己的態度表示很懊惱,顯然已知所警惕,相信沒有再犯之虞,判決黃春明敗訴,處罰金一萬元,緩刑兩年,此案仍可上訴。

4月2日判決出爐後,《中國時報》記者洪榮志加以報導,標題上寫「判黃春明 公然侮辱 有罪 文學界開罵」,卻通篇看不到,「文學界」裏是誰在開罵?著實另人納悶!難道又是黃春明開罵?後來找到「張大春」的中時部落格,原來在判決出爐的當天晚上,他(=「文學界」)寫出以下這樣的文章,聲援黃春明。看來只能說,真是人如其文:



P.S.

原來還有《中國時報》邱祖胤之報導,得知聲援黃春明的人士,還包含:駱以軍、吳鈞堯、紀大偉、廖玉蕙、伊格言、王盛弘、宇文正等多位作家,其聲援理由請自行觀看。不過我認為流於情緒的發洩,無助對問題的釐清;反倒是成功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施炳華事發後在臉書上的文章,能直指爭議的重點:
黃春明先生在國立台灣文學館的演講〈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引起蔣為文副教授的舉牌抗議,以及後續的報紙、電視報導。我看各種報導都只強調衝突的表象,沒有深入分析引起兩方面衝突的原因,因為報導者都不在現場。我當時在現場聆聽,發覺黃春明所說的「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現況」很多是他個人的主觀看法,違背事實,所以我很認真聽、認真記;要等待最後交談的時間來發問,沒想到因為發生衝突而無法發問。

我是嘉義師範學校畢業,成功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我研究、教學、推行台語已有二十年,也參與台語支援教師教學「鄉土語言」的輔導,並且是南一書局台語課本(1~12冊)編輯的指導教授。

黃春明先生以其文學作家、而不是以研究台語文的身份來談〈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我聽出他對這個主題並沒有深入的了解;他的論點,值得討論的有下面幾點:(以下引號內的文字是黃春明的演講原文,圓形括號內的文字是筆者所加,補足說話的文意)

1黃:語言「是在生活裡面學習。」「我們竟然把我們生活的語言要拿到課堂裡面學習。」

我的認知:若是家庭裡父母對子女都講母語、甚至教母語,台語就不會淪落到今天這麼淒慘的地步──青少年台語講不流利,也看不起台語,不想講台語。就是因為過去三、四十年來國民政府「推行國語,禁止講方言」的政策(從1956年的「全面性的說國語運動」、1963年的「中小學各科教學應一律使用國語,學生違反者依獎懲辦法處理」,一直到1987年戒嚴法解除為止),使得台灣人一般家長在家庭中對子女不常講母語,子女(學生)到學校則講華語(國語)、甚至生活中也慢慢以華語為第一語言。眼看台語將要消失了,經過眾多台灣人的爭取,才有九十年度(2001年)起的每週一節的「鄉土語言」必選課程,正式在學校教母語(包括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黃春明也提到台灣人所遭受到的語言被歧視的痛苦;但是,對於台灣人想要保存母語、台灣文化的苦心,他好像沒有感覺到。再進一步講,沒有文字化的語言的族群註定要被奴役,想要把台語提昇到語言書寫的程度,更需要在學校教。

2黃:教育部沒有準備好就在學校實施:音標不統一,「現在小孩子有課本在學校讀耶,也沒有老師,也沒有標準的音,也沒有標準的一個字,就這樣可以學下來?」「標準字沒有,有的話都是借音借字。文字也沒有統一,再來呢老師也沒有,」「你家的子女如果有在國小,或者國中唸書的,有沒有聽他們講,媽媽爸爸這個要怎麼唸?這個要怎麼講?爸爸媽媽說我們也不知道。難道這個事情是好現象嗎?」

我的認知:目前的台語文教育有教育部公佈的音標,700個字詞的常用字,有很多台語文教師,「爸爸媽媽不會唸」是因為沒有學習台語文。

台語是在長期被打壓的環境中拚命在爭取存活的空間。「鄉土語言」教學實施初期難免有些紊亂,經由專家學者的努力,總算在2006年教育部公佈「臺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簡稱台羅拼音);至於漢字的使用,也陸續公佈並在2009年公佈「臺灣閩南語推薦用字700字詞」。700字詞是常用字,算是標準字(雖然其中有少數字尚待改進),母語教學的準備也差不多了。

台語與華語(北京方言)的語音、詞彙、語法有相同的(如:我是台灣人),也有不同的(如:伊共(kā)我打。華語是:他打我。)語言有時候找不到適當的漢字來書寫,如國語「後背」,台語是「尻脊骿(kha-tsiah-phiāⁿ =肩背。古漢語「尻」,指脊骨末端,臀部)。以國語、國字為唯一標準的人看不懂「尻脊骿」、唸不出它的音,不檢討自己沒有學習,反而怪台語文,真是怪事!說話要學習,文字更要學習,不學台語文字,看不懂就說是怪字,說得過去嗎?只要想學習,看一、二次,唸一、二遍,就見怪不怪了。在台灣飽受壓抑的母語教學就像剛學走路的小孩子,一開始難免跌跌撞撞,我們要扶持他、幫助他,他才能走得穩,長大成人;如果他一跌倒,你就禁止他走路,那他就永遠不會走路,不能長大成人。

我所知道的台語教學,小學生是在很自由、遊戲中上課的──因為是規定不准考試、不算成績的教學。往往是在一課、或一個單元之後的「學習活動單」來個「╳╳遊戲」,如「找朋友」、「猜猜我是誰」等。

南一書局台語課本的編輯群,除了我是指導教授以外,主編藍淑貞是台語文學作家,曾經得過很多獎項,編輯委員都是現職國小教師、有豐富的教學經驗、有專業的台語素養,所編出來的台語教材,有日常生活會話、有童謠、有詩歌,是具有培養兒童說寫台語、想像力、文學寫作能力的教材。課本上雖然有羅馬字、漢字,往往只是做參考,尤其是注重聽、說的低年級,年級越高才斟酌增加字詞。

投入國小「鄉土語言」課的支援教師很多,都是經過政府機關考試認證通過的,大部份是競競業業,惟恐教不好沒了「頭路」,所以母語教學是生活化、有趣的。不是像黃春明說的「沒有教師」和台語教學一無是處。當然,也有教得不是很好的,但總不能「一竿打翻整隻船」吧!

「文字只是一種符號」,漢字是文字,羅馬字(如上文的kha-tsiah-phiāⁿ)也是文字。以上是就漢字來講,講到記音的羅馬字(或叫做白話字),從1885年的《府城教會公報》開始,到現在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都是用羅馬字書寫台語。台語文不必然一定要用漢字,現在最通行的是「漢羅台語文」(以漢字為主,找不到適當漢字的就用羅馬字)。而黃春明的台語文只局限在漢字的標準字。

3黃:如果要在學校實施母語教育,要等準備好才來教。「一個語言、一個文字,要讓他變成大多數人(可以用),要經過一段多長的(時間)?」

我的認知:台語文已經有教育部公佈的音標,700個字詞的常用字,是他不知道或故意裝做不知道。再說如果要等到他認定的台語文字標準化的完成,才能在學校實施母語教育;到那時,台語早就被消滅了──如果只剩下簡單的幾個生活詞,如「跋倒」(pua̍h-tó)、「阿嬤」,而不能說完整的一句話,就是代表台語已經消失了。沒有語言,哪裡還有文字呢!

4「台語一鄉一腔,」「為了本土化,閩南話成為台灣話,又沒有拿出一個標準的音、字。」他舉例:「李昂是鹿港人(本名施淑端),是泉州話,我是漳州的,就是漳州話。」用閩南語寫作,「宋澤萊很早就寫了,他現在不寫了。因為我發現,他寫得很辛苦,啊我們也讀得很辛苦。」

我的認知:

(1)台語固然有不同的腔調,但是他忽略了台語演變漸漸趨向於一致的事實,我(施炳華)也是鹿港人,我寫的台語文,大家是否看得懂,可以驗證。

(2)「宋澤萊寫得很辛苦」是因為他初期寫的現象,如果繼續寫,會越寫越流利。「我們也讀得很辛苦。」是因為宋的早期寫作用字沒有像現在較有一致性,而讀者如果沒有學、不學台語文,當然是讀得很辛苦。

(3)以宋澤萊的台語文來涵蓋所有的台語文是「以一蓋全」的錯誤邏輯。

以下一一辯明:

(1)是台語的腔調差別:大概說來,台語雖然有宜蘭腔(代表純漳腔)、鹿港腔(代表純泉腔)的差別,其他地方是漳泉混合腔;但是台語的現況,由於遷居、婚姻、生活的適應、有聲媒體的影響,一、兩百年來到最近幾十年來,各種腔調慢慢地趨於一致,因此有所謂「優勢腔」的名稱,也就是大部份的人所講的,大家都聽得懂、容易溝通的一種台灣話。我本身是鹿港人,為了生活、與人談話的方便,鹿港腔也跟著人家改變,這是語言自然演變的趨勢,但各人仍多少保存他自己的腔調。黃所謂「宜蘭腔、鹿港腔不一樣,」要由此推演出「台語怎麼寫?」的結論。是昧於台語的發展演變。

用漢字書寫有一個很大的特色,就是:同樣的文字,可以唸不同腔調的音,所以宜蘭人和鹿港人、其他地方的人都可以各自唸他們的音。如:

宜蘭:tsia̍hpūiⁿphuèlóonūi
鹿港:tsia̍hpn̄gphèrlóoln̄g
台北同安腔(大稻埕區):tsia̍h pn̄gphèlóonn̄g

台語文學(包括散文、詩歌、小說、史詩等)的作品很多,全台灣各地不同腔調的作者都有,就擺在他演講的地點──國立台灣文學館的「台灣本土母語文學常設展」。他來這個地方演講,卻說台語沒有標準化,無法用文字(漢字)順利地寫作文學作品,等於是自己矇著眼睛說:「看不見!」「國立台灣文學館」的努力完全被忽視。自由時報5,26的報導標題是「黃春明論台語文 成大教授踢館」,誰來踢館?

(2)宋澤萊的台語文屬於台語文發展史中的早期試驗作品,有他的局限,林香薇〈論宋澤萊台語詩《一枝煎匙》的用字與用詞〉(《師大學報》48卷第2期【人文與社會類】)說:

第一、宋氏的用字向來是以字源字為主;第二、宋氏較少使用方言字,所以出現頻率都偏低;第三、從〈抗暴个打貓市〉(1987)到《一枝煎匙》(2001),宋氏的標音字和標義字的使用比率大幅升高,尤其是標音字的部份。《一枝煎匙》裡詞彙選用的情形……,常常夾雜華語詞彙、文言語詞,使得文讀音語詞大量增加,尤其是華語用而台語不使用的詞彙,往往阻礙了讀者的閱讀。

從宋澤萊的〈抗暴个打貓市〉(1987年)到現在,台語文的發展已走向能順利書寫而且趨向於一致性的地步,如:

a.用漢字的一致(大多以教育部的700字詞為主)。

b.使用「漢羅台語文」(以漢字為主,找不到適當漢字的就用羅馬字)。

黃春明曾經仔細閱讀過台語文學作品嗎?有沒有真正對台語文好好研究?

(他說:「標準字沒有,有的話都是借音借字。」請問:台語「我是台灣人」是不是標準字?還是借音借字?」)不知(或故意忽略)台語及台語文的發展,而用早期的、單一作者「以一蓋全」,是違背事實的論述!

(5)獨尊統一的「國語」:「中國的幅員這麼廣大,但是,文同、文字是共通的,但是發音講話都不一樣,還是呢,要來一個標準語。……這樣小孩子學語言才方便,孩子不能太複雜。你(語言學習)不方便,反而增加了他們的一個一個學習的困難。所以北京話只有四聲嘛,陰陽上去,那這個北京話,是這樣子的。」「台灣人,為了說要重視本土的教育,……鑽到牛角尖去了。我去年到災區去表演,帶著劇團去表演。高雄縣的六龜國中,有閩南人,有客家人,還有原住民,還要學英文。這裡是閩南話,……這邊就客家話,那邊是原住民。我想,學生會瘋掉。也真的是很了不起。怎麼搞成這樣呢?教育搞成這樣?」蘇貞昌當屏東縣長時是母語教育最有希望、最成功的時期,由黃春明上面的話可以證明。學說自己的母語怎麼會「瘋掉」?如果能夠再學別人的母語,增加溝通的機會,更能促進不同族群的和諧,不是很好嗎?但是,他卻從反面來說「教育搞成這樣?」1996年的《世界語言權利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Linguistic Rights)支持語言權利,特別是瀕危語言的語言權利。傳承母語,維護少數族群的語言權利,是符合國際潮流的語言權利;這樣的觀念是不存在他心中的,他心中只有統一的「國語」。

結論:

黃春明先生曾是有名的鄉土文學作家,受到一般人的景仰;但是在「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議題上,他似乎被擺錯了位置。他的觀點是:獨尊統一的「國語」,說、寫原住民語、客語、台語是徒增混亂;完全忽視台語及台語文的發展及台語文教育的事實;全盤否定了台灣人幾十年來在艱困的環境中為保存母語所作的努力與對未來的希望:以致於引起抗議、「台灣人」卻用「國語」飆「五字經」的國罵,使兩造(應該是三造,「百年小說」卻沒有台語小說,而莫明其妙地加入〈台語文書寫與教育的商榷〉的議題)都受傷的憾事,誰之過?

各人有各人的觀察點與認知,無法強同;但是黃春明先生是站在台上對著大家說:台語文沒有標準化,用文字寫(並且台語文只限於用漢字)很難看得懂、最好都是用華文寫。其影響力相當大(按照主辦單位的計畫,這是全程錄影,要讓有興趣者事後在網路上隨時點看的),蔣為文認為他扭曲了整個台語文書寫及教育,忍不住才舉牌抗議。

「事無兩造之詞,則獄有偏聽之惑」,當學界、媒體都一致譴責蔣為文時,我覺得有必要把現場黃春明所說的重點以及「我的認知」說清楚,請大家平心靜氣地作一個公評。

我最後再強調:語言是文化最重要的要素,語言若消失,文化就不存在,那個族群也就消失了。原住民是最好的見證;所以現在的原住民也要用他們的語言文字來記錄他們的心聲、他們的文化。台灣人忍心見到母語、台灣文化消失嗎?


馬英九宣告沒有能力促進經濟發展

2007年10月30日,馬英九抨擊陳水扁「沒有能力促進經濟發展」,使油價狂漲,才會讓人民苦不堪言。然而比較馬執政四年來、兩次突襲大漲的油價,都比陳執政當時的還高,還讓中油由盈餘轉大虧,等於自打嘴巴。從前一波2008年5月28日一次漲足後、到最高點(2008年7月2日)、再一路跌到2009年1月3日,杜拜/布蘭特原油都下跌了七成左右,但是中油只跌了四/五成(汽/柴);今天中油取消減半緩漲、補回六成,差不多都已經回到2008年的高點,可是杜拜/布蘭特也才回到2008年高點的8成半而已;中油卻還說,還要再漲剩餘的四成。足證現在的中油計價公式,是易漲難跌與用來榨乾人民血汗錢的本質。


以上是網友bigbird及筆者根據能源局歷史資料所繪製的油價比較圖和表,讀者可自行比對這幾天在網路的PTT上散布,替中油漲價背書的說帖。在中油管理不善的經營策略下,大虧卻還讓大批員工領有高薪高達4.6個月獎金,以及額外的福利等,只能說是吃定台灣有689萬人支持馬英九連任,其他人無力反抗。選前騙你的選票,選後搶你的鈔票,來增加無能馬的薪水、健檢費、一千萬國務機要費及刊廣告洗你的腦。


2008年選前,佔多數的國民黨立委提案凍漲,在馬英九執政後第一次突襲大漲時不吭一聲;如今馬連任後,再度突襲,仍佔多數的國民黨立委,有黃昭順、徐耀昌、簡東明、潘維剛、廖國棟與李慶華,反對中油凍漲提案,想必是認定其他的台灣人不會像印尼人上街擲石放火抗議。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昰,《聯合報》終於趕上他祖國的「河蟹」水準,報導民眾歡迎油價上漲,完全忘了他們當年是怎麼用「賣弟弟」的稿子來攻擊陳水扁的油價政策。現在油價高於扁執政,若照當年《聯合報》的標準,「賣弟弟」可能不夠,恐怕還得賣老婆才行。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