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5

夏林清與人民民主陣線的崩解才要開始

對夏林清是否向性侵受害者巫沛瑀與其男友朱伯銘(當時還有第三者周周在場)說過,「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8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的質疑(見以下朱在原始Po文擷圖的藍色框框),


張娟芬日前紀錄過,自五月底開始,夏林清不斷自相矛盾,有時說「不記得」,有時說「記得的不是這樣」,有時說「她沒講」;她一度好像願意和當事人公開核對記憶,可是總是設下許多前提門檻,後來索性說:「我才不會踩上朱生給我建構的被告陷阱,那不是我的位置。」

但昨日在《自由時報》記者葉冠妤的求證下,終於由夏林清親口證實有說過這一段話,「她當時『說這些詞語』有其談話脈絡與氛圍,她鼓勵並欣賞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情慾,但並不是一味自由讓它流動,而是要對後果負起責任。」這下子大大增加朱伯銘Po文的可信度。而這個「關鍵破口」,讓她先前的二個重要反駁進一步崩解,如

一、夏林清9月24日接受《蘋果日報》「獨家」電訪時表示,「工作小組是由受害女學生及其友人提議組成」。但不管是檢視朱伯銘的Po文(上圖中三個綠色框框),或是夏在5月31日的自訴(見下圖紅線及紅框標示),都顯示夏最近的說法是「自打嘴巴」。


二、面對外界質疑,巫沛瑀是「被迫道歉」,夏林清9月23日發文辯解的第6點也自相矛盾,「我為什麼絕不接受巫以『性侵受害人』身分向我道歉?因為我沒有這樣要求,我三個多月來所要求的是,她與朱529不實po文要她負起責任還別人公道,向系上、工作小組及我道歉。」她或許自以為聰明,可以利用「話術」切割,但巫的「道歉」之果,有夏的「要求了三個多月」之因。

而巫沛瑀對這段「道歉信」風波的回應,想知道的讀者請自己參閱張娟芬的紀錄,這裡無庸贅言。

最後,黃文俊列舉「人民民主陣線」成員,強力介入、代表心理系對外發言,並全面護航夏林清處理性侵案的作為。我們看到他們同時具有心理系講師或是夏指導學生的角色,其中更多是代表民陣這個黨參選各級選舉(部份名單請見下表)。夏林清本人也參選上屆立委,得1364票;其夫鄭村棋則競選這屆立委,增為4927票,連其女鄭小塔,都是44名聯合候選人之一。

參與人員性侵案參與度民陣黨身份/關係輔心碩士班
夏林清成立工作小組、7/13與巫朱周面談、參與6/7討論會、開記者會與在臉書筆戰反駁各項質疑、要求媒體找受害者出面講清楚本人、民陣領導群之一、2012 民陣立委參選人指導教授
鄭村棋要求媒體找受害者出面講清楚夏林清之夫、民陣黨主席、2016 民陣立委參選人
鄭小塔詢問朱生案情及進度、建議受害者「先不要做筆錄」,「先給系上時間處理」夏林清女兒、民陣成員、2016 民陣立委聯合參選人
何燕堂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4 民陣基隆市長參選人、輔大心理系講師
王芳萍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4 高雄苓雅新興前鎮參選人,日日春協會理事長、輔大心理系講師夏林清指導學生
龔尤倩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2 民陣立委參選人、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執行長、輔大心理系講師、工傷協會成員就讀博士班
李燕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6 民陣立委聯合參選人夏林清指導學生
周佳君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4 民陣台北市士林北投區議員參選人夏林清指導學生
莊育麟參與6/7討論會、明確發文2014 民陣新北市永和區議員聯合參選人夏林清指導學生
朱瑩琪參與6/7討論會民陣成員,輔大社科院院長秘書,疑似夏林清臉書小編、記者會現場抗議者夏林清指導學生
陳惠雯投書蘋果日報,說明工作小組無違法2016 民陣立委聯合參選人、天主教嘉祿國際移民組織台灣分會主任夏林清指導學生
梁秀眉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6 民陣立委聯合參選人夏林清指導學生
黃小陵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基隆仁愛區議員參選人、何燕堂之妻夏林清擔任碩論口委
袁孔琪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基隆安樂區議員參選人
陳重光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基隆七堵區議員參選人
王芝安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士林區岩山里里長當選人夏林清指導學生
莊惠玲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士林區福華里里長參選人夏林清擔任碩論口委
鍾君竺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台北市大同中山區議員參選人、日日春協會執行長
張榮哲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民陣成員、周佳君之夫
李健裕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2014 民陣北投區清江里里長參選人、日日春協會前秘書夏林清指導學生
王淑娟臉書支持、轉貼夏林清文、寫自己受害經驗2014 民陣吉安鄉民代表夏林清指導學生

我們最好奇的是,有拿政府補助的輔大,何以能允許夏林清與其所屬的民陣政黨,寄生利用其心理系的資源,作為進行該黨人才培育的基地?心理系分了多少政府補助款?夏林清研究室又拿了多少?

周孟謙(Sada Chou)7月11日就發起「不捐款、不支持,不忘記」民陣、日日春等相關團體的建議。雖有民陣成員鍾君竺隨即就在7月20日出面反駁,但我們認為,民陣原來對性侵受害者及其男友的私了處置,還有現在夏林清夫婦都還引導媒體把受害者找出來講清楚,與近30年來,他們刻意公開為弱勢發聲、所建立的形象,本質上差異甚鉅,有心人可以參考這個建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網友提供的檢舉函範本(寄給教育部,法務部,監察院都ok):

標題/檢舉事由:檢舉輔仁大學心理系教授兼社科院院長夏林清,處理事宜失當、嚴重違反學術倫理、侵犯學生隱私

詳細檢舉內容:2015年6月輔仁大學心理系發生性侵事件,輔大心理系並未在第一時間送交性平會,而由社科院院長兼心理系教授夏林清與系主任何東洪成立「工作小組」處理、調查,並施壓受害學生、以及系上其餘成員不可表態、亦不可交由性平會處理,遲至同年9月該事件才被通報至輔大學輔中心。



2016年5月29日,被害人巫同學的男友朱同學於臉書公開指控系上吃案、工作小組處理不當,還要求被害人巫同學「以女人的角度說話」、並指責巫同學「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同時夏林清陸續在個人臉書上不斷提及受害人的身份、並要求受害人向自己、工作小組與系所成員致歉。巫同學身心受創同時,最後仍於同年9月於個人臉書向輔大心理系與夏林清等人道歉,引發軒然大波。

此致教育部,檢舉夏林清恣意妄為,損害學生身心健康及接受輔導之權益,詳檢舉事蹟及法條如下:

1.輔大於2015年6月發生性侵害事件後,並未於24小時內通知心理專業人員介入協助,使學生未能於第一時間接受專業輔導協助,造成學生身心受創。直到同年9月輔仁大學學生輔導中心才接獲通報,使學生延誤接受心理治療時機,而且未能向學生清楚揭露可接受校內心理諮商治療之權益,損害學生之就學權益、健康權益,戕害學生身心健康及發展。
其身為人師之行為,嚴重違反學生輔導法第7條

「學校校長、教師及專業輔導人員,均負學生輔導之責任。學校各行政單位應共同推動及執行前條三級輔導相關措施,協助前項人員落實其輔導職責,並安排輔導相關課程或活動之實施。」


身為教師卻不為學生安排需要之輔導服務,依據學生輔導法第六條第2項:「介入性輔導:針對經前款發展性輔導仍無法有效滿足其需求,或適應欠佳、重複發生問題行為,或遭受重大創傷經驗等學生,依其個別化需求訂定輔導方案或計畫,提供諮詢、個別諮商及小團體輔導等措施,並提供評估轉介機制,進行個案管理及輔導。」以及第六條第3項:「處遇性輔導:針對經前款介入性輔導仍無法有效協助,或嚴重適應困難、行為偏差,或重大違規行為等學生,配合其特殊需求,結合心理治療、社會工作、家庭輔導、職能治療、法律服務、精神醫療等各類專業服務。」


夏林清在輔仁大學之角色為教師,僅應『協助』介入性及處遇性輔導措施,而非『執行』介入性及處遇性輔導措施。由學生輔導法第12條:「學校教師,負責執行發展性輔導措施,並協助介入性及處遇性輔導措施;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之輔導教師,並應負責執行介入性輔導措施。


學校及主管機關所置專業輔導人員,負責執行處遇性輔導措施,並協助發展性及介入性輔導措施;專科以上學校之專業輔導人員,並應負責執行介入性輔導措施。」


可知夏林清在學生遭受性侵事件後,應考量學生身心健康狀況予以通報、轉介予學校心理專業輔導人員,使學校所置之專業輔導人員能立即協助學生,執行介入性與處遇性輔導措施,然而夏林清身為「教師」卻妄自進行處遇性輔導措施,致學生身心受創,其行為明顯失職與違反教師倫理!



2.夏林清與系上師長成立「工作小組」,等同變相昭告巫同學受害一事於系上師長,嚴重侵犯當事人隱私,事後仍不斷在臉書公開頁面上提及受害人的全名,已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2條:「當事人及檢舉人之姓名或其他足以辨識身分之資料,除有調查之必要或基於公共安全之考量者外,應予保密。」


另,「工作小組」之成員竟然非全由學校教師組成,其中甚至還包括學生!可由夏林清之聲明稿自述中得見:「組成「朱O銘質疑事件處理委員會」(三分之一由學生代表,三分之一由朱生及他邀約的成員,三分之一由原本委員會成員共同組成;程序原則上守密,不論公開與否,全程錄音、錄影)」——夏林清,《葉冠妤. 輔大性侵案被爆施壓 社科院長夏林清二度發聲明. 自由時報. 2016-06-01 [2016-06-02]


此「工作小組」已嚴重侵犯當事人隱私,除違反性平法之外,亦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9條關於非公務機關對當事人資料蒐集、處理、利用之準則:「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蒐集或處理,除第六條第一項所規定資料外,應

有特定目的,並符合下列情形之一者:

一、法律明文規定。

二、與當事人有契約或類似契約之關係,且已採取適當之安全措施。

三、當事人自行公開或其他已合法公開之個人資料。

四、學術研究機構基於公共利益為統計或學術研究而有必要,且資料經過提供者處理後或經蒐集者依其揭露方式無從識別特定之當事人。

五、經當事人同意。

六、為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

七、個人資料取自於一般可得之來源。但當事人對該資料之禁止處理或利用,顯有更值得保護之重大利益者,不在此限。

八、對當事人權益無侵害。」


輔仁大學、輔仁大學心理系身為非公務機關,對於學生資料,且為性別平等相關事件如此敏感之資料,在『未存在特定目的』的情況下,進行『公開』,即為一種資料處理,明顯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依據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8條及第29條之規定:「非公務機關違反本法規定,致個人資料遭不法蒐集、處理、利用或其他侵害當事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其名譽被侵害者,並得請求為回復名譽之適當處分。」


夏林清身為工作小組召集人,又身為大學教師,理應負保密責任,依據學生輔導法第17條:「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對於因業務而知悉或持有他 人之秘密,負保密義務,不得洩漏。」且學生輔導法施行細則第十五條即明列「本法第十七條第一項所定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包括各教育階段之學校教師、行政人員、教官、輔導教師、專業輔導人員、特殊教育相關專業人員、教師助理員及特教學生助理人員等業務佐理人員,或曾任學生輔導工作職務之人員等。」夏林清應負有保密義務卻未盡該盡之義務,竟然公然召開「工作小組」討論受害學生事件,完全罔顧學校教師保密義務之責任,且帶頭侵害學生隱私,其作法已嚴重違反學生輔導法及教師法第七條第8款:「教師除應遵守法令履行聘約外,並負有下列義務:八、非依法律規定不得洩漏學生個人或其家庭資料。」身為教師卻如此戕害學生身心、洩露個資,違反各種法律,種種作為實屬不當,主管機關應就其行為進行糾正以及懲處。



3.夏林清等人自挾心理專業,試圖藉由工作小組自行給予學生指導與建議,而非將處理權交由輔導單位與性平小組,由於同系所師生之間有上對下之權力關係,系上老師不得參與,以達到迴避原則。

依據「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防治準則」第二十一條第一款:「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當事人之輔導人員,應迴避該事件之調查工作;參與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之調查及處理人員,亦應迴避對該當事人之輔導工作。」


因此當性侵案發生時,對學生握有權力的師長不該挾其所學試圖「教育」受害學生應有什麼樣的心態。如今巫同學身心受創甚至必須公開道歉、顯見工作小組亦未達到「輔導」的功用。而工作小組亦非執法單位,無權責進行夏林清聲稱的「調查」行為。此工作小組、以及夏林清的所作所為,已明顯違反學術倫理、行政倫理與校園性別平等處理原則。


依據大學法第33條:「大學應建立學生申訴制度,受理學生、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自治組織不服學校之懲處或其他措施及決議之事件,以保障學生權益。前四項之辦法,於各大學組織規程定之。」但輔仁大學的組織規程中,並未規定輔大心理系可自行成立工作小組處理學生申訴案件。因此輔大心理系在此事件中,違反大學法33條,使用非在組織章程之機構處理學生事務,並導致學生權益受損、心理受創。



4.輔大心理系所有專任師資中,並無任何一人為登記執業的心理師,僅兼任的甯國興副教授為已登記執業的諮商心理師,但是甯教授並未加入工作小組。換言之,工作小組成員僅具有心理系所學位,但皆不具諮商與輔導個案等執行心理師業務的資格,更遑論以「輔導」、「協助」之姿介入此事件。況且心理師執登與否,是民眾唯一查詢該具有心理專業的人士是否合法的管道。因此根據心理師法第7條:「心理師應向執業所在地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申請執業登記,領有執業執照,始得執業。」第42條:「未取得臨床心理師或諮商心理師資格,擅自執行臨床心理師或諮商心理師業務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金。」輔大心理系工作小組宣稱自己有輔導專業能力,已嚴重違法。


以上四點,輔仁大學心理系與夏林清工作小組成員皆已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學生輔導法》、《個人資料保護法》、《教師法》、《大學法》、《心理師法》,並嚴重違反學術、行政、教育倫理,導致受害人隱私全無、身心受創,以教育單位之姿行譴責受害者之實,同時侵犯心理師之專門業務。


在此檢舉輔仁大學社科院院長夏林清不適任教職,應予以糾正、懲處及剝奪其教職,並要求輔大心理系不得教授或宣稱自己有助人專業能力。


此致 教育部


中華民國一百零五年x月x日

http://www.psy.fju.edu.tw/teacher.htm 輔大心理系專任師資陣容
https://ma.mohw.gov.tw/masearch/ 衛生福利部醫事人員查詢系統



2016-09-22

露餡的俞正聲與張志軍

近平下令縮減陸客來台,共分「三階段」:一、今年一月、蔡英文勝選後,便決議自3/20至六月底縮減三分之二;二、六月,中共進一步在七月到年底,縮減四分之三;三、七月再「緊急」加碼,「自2016年7月20日起,『全面停止』大陸居民赴台旅遊業務」。但依下表四到八月實際來台人數(4.67%、-12.21%、-11.88%、-15.03%與-32.41%),與其策略嚴重不符(-66.7%、-66.7%、-66.7%、-75%與-100%),可知其手下「買辦」陽奉陰違。

增減4月陸客人數5月陸客人數6月陸客人數7月陸客人數8月陸客人數
習近平下令-66.7%-66.7%-66.7%-75.0%-100.0%
國別/地區2016/4-2015/42016/5-2015/52016/6-2015/62016/7-2015/72016/8-2015/8
中國4.67%-12.21%-11.88%-15.03%-32.41%
港澳-23.9%0.44%2.40%4.80%1.75%
日本16.61%16.84%10.17%14.69%30.32%
韓國25.77%17.45%67.86%52.76%43.64%
東南亞8.58%14.95%9.23%-3.20%13.37%
美國-0.84%12.11%9.21%4.39%10.33%
歐洲-3.32%19.03%1.27%8.92%5.09%
(.....其餘省略.....)
總計2.51%1.87%2.21%1.88%-3.44%

2015年1~8月2016年1~8月增減
居住地華僑旅客外籍旅客合計華僑旅客外籍旅客合計華僑旅客外籍旅客合計
總計3,676,5573,036,5246,718,0813,636,5433,507,3697,143,912-1.09%15.51%6.42%

「藍八奴」9月18日起程面見俞正聲與張志軍前,當天內幕就曝光了,如《新頭殼》報導,此行是由「支那北京市台辦邀請」;《聯合報》更說,「一個月前」就敲定此一行程。這就說明,《中國時報》與《聯合報》用誇大的數字,力吹陸客不來帶來超乎常理的損失,與9/12這場要求承認「九二共識」(見下圖)的「一條龍」遊行,果然也是由國台辦事先計劃與下令舉辦的,現場見到這些口號跟布條出現,更不令人意外。



但這些號稱「知台派」或所謂的「對台工作第二把手」,半年來,顯然沒有料到這些大動作敲鑼打鼓的「反作用力」。

露餡重點對台對內
1張志軍親口宣布「針對性的差異化待遇」,正好坐實刻意的政治操作;自家「買辦」大反彈,陽奉陰違;
2中共對台工作,是可以自找台階下的;不到半年,就走回已經證明失敗的「買辦」統戰老路;
3朱立倫帶頭不出席配合;國台辦岌岌可危,對台工作可能會被統戰部取代;
4把施予蔡英文的壓力,完全轉回自己身上。習近平雖獨裁,難以掌控全局。

這讓中共以後,要花比過去八年更長、更多倍的時間及更大的代價,來消除對台統戰的國內外陰影。

2016-09-17

《蘋果日報》有個「虛擬」民進黨

《蘋果日報》三篇(6月5日、8月14日與9月16日,見下表)分化民進黨的文章裡,我們發現:該報會跟藍營的廖達琪合作,其文章已有固定格式,我們歸納有四個重點:一、變身「綠營盛傳」、「知情人士」與「綠營人士」,來混淆視聽;二、廖的「評論分析」,剛好都擺在「文章的後面」;三、用文章的「主標題」與第一段的重點提示,「強調、呼應」廖的操作;四、都在離間分化綠營內部。

而我們也恍然大悟,由記者林修卉為主筆的特色,則一定是使用大量「匿名」者,以9月16日這篇為例,使用「府方人士」、「據了解」、「黨政人士」、「獨派人士」、「據指出」與「不具名綠委」,彷彿在《蘋果日報》中、有一個「虛擬」的民進黨在運作,而這個「虛擬」中心神奇地囊括總統府、獨派人士、不知哪來的黨政人士與綠營立委,儼然同時成為綠營各方面的代言人。

更令人驚嘆的是,儘管《天下雜誌》調查顯示,民眾對記者的信任度,只有34.9%,僅高於法官的28.4%,在吳澧培與辜寬敏的日前表態的加持下,讓一些綠營支持者對9月16日這篇「中傷林全」的耳語,表示認同。


蔡與吳澧培溝通 力護林全
滿意度下滑 獨派頻開砲「換閣揆」

2016年09月16日《蘋果日報》林修卉、符芳碩台北報導
蔡民調跌 內閣傳年底微調
勞動 衛福 交通3部會惹議遭點名

2016年08月14日《蘋果日報》林修卉、曾盈瑜台北報導
總統蔡英文執政將屆滿四個月,施政滿意度不斷滑落,具獨派色彩的總統府前資政吳澧培和辜寬敏日前陸續對準蔡總統開砲,呼籲換掉行政院長林全。府方人士透露,蔡總統已透過各種管道跟吳澧培溝通,說明政務已慢慢上軌道,力挺林全推動政務。據了解,蔡總統近期內也將向獨派大老請益國政,包括考試院前院長姚嘉文、前國策顧問黃崑虎、前駐日代表許世楷等人都是請益對象。

黨政人士表示,蔡總統已陸續透過管道向獨派大老說明,台灣經過八年馬英九政府執政到政黨輪替,百廢待興,林全專長在於財政改革,國家財政赤字嚴重,需要用節流的手段,穩定國家財政,這是現階段重要的任務;獨派也很清楚,蔡總統目前是絕對不會換掉林全,也決定力挺到底。

「太保守不利改革」

據了解,獨派大老認為蔡英文是非常認真、用心處理國政,對政策相當熟稔,但就是用錯人,林全過於保守,不利於改革。

獨派人士也說,在蔡總統上任前,吳澧培曾親筆寫信給蔡,直陳國營企業與公股行庫無效率、弊端多,一定要進行改革,豈料蔡用了林全,而林全對這些單位不但不換人,換的人居然也是「馬朝」的人,「如果這些人真的那麼優秀,就不會政黨輪替了。」

林全回嗆大老不悅

該人士說,從企業管理的角度來看,發現用了錯的人,就要讓他走路,「沒有明天」,即使是做一天也要立刻叫他走路。

至於吳澧培日前公開叫林全下台,林全當時回嗆,「這要看誰來請我下台嘛。」黨政人士透露,林全的回應讓獨派大老相當不悅,認為林太過自傲,「光這點就沒有資格做行政院長」,任何一個國民叫你下台,都應該好好應對,不能這麼沒風度,「宰相肚裡要能撐船!」

據指出,林全除了不得獨派歡心外,民進黨內也甚少願意為林全辯護,主要是民進黨人與林全協調法案或政務時,雙方若不同調,無黨籍的林全脾氣一來便脫口說:「這是貴黨的」,當場把民進黨人氣得半死,即使蔡總統表明力挺林全,黨內依舊瀰漫一股「林全下台」的氛圍。

理念衝突不易化解

不具名綠委說,獨派和林全的矛盾,除了林內閣用人上有「老、男、藍」的傾向,更重要的是意識形態的衝突,這是最不容易化解的,「因為腦袋裡的東西不一樣!」該綠委直言,獨派雖然還是肯定蔡英文,但若不解決林全問題,反彈可能會擴散到對總統本人,恐出現領導危機,希望蔡能再積極與獨派溝通。
蔡英文政府上任將屆3個月,但不僅蔡總統民調下跌,就連行政院長林全團隊滿意度也不高,綠營盛傳最快在年底內閣微調,針對無法跟上政策推動腳步的政務官進行異動,包括勞動部、衛福部和交通部都被點名需要微調。行政院發言人童振源昨說:「沒有評論。」學者認為,在政治現實之下,恐怕林全也是各方想扳倒的對象高層人士稱微調機率不高。

新政府執政的第一個月,行政與立法溝通不順暢,在未充分溝通下,交通部宣布端午節連假取消國道夜間免費,引發民怨。

「一例一休」掀波

為此,林全除每周召開行政立法協調會報,還挖角民進黨總召柯建銘辦公室主任何佩珊,擔任行政院副秘書長,強化政策協調。

雖然人事微調,但綠營內部仍對行政體系表現不滿。知情人士說,勞動部在「一例一休」與「七休一」等政策,未與其他部會橫向聯繫、對外也溝通不足,造成勞團抗議、業者反彈,最後7休1政策又大轉彎延遲實施。而交通部除了夜間國道收費惹議,桃園機場淹水、華航空服員罷工也是風波不斷。

綠營人士也點名,衛福部在健保給付核刪、轉診制度與醫療評鑑制度等改革,至今未有具體作為,長照政策上,蔡英文甚至比衛福部長林奏延還進入狀況。

綠營人士說,勞動、交通和衛福3個部會人事被點名異動機會高。

藍批蔡執政不順

綠委黃偉哲說,到立法院下會期結束為止,應該可以看出各部會工作成績,若成績仍無起色,不符人民需求與總統、行政院長期待,那也不用勉強,轉換跑道也許工作會更愉快。

藍委廖國棟說,民進黨執政近百日還是不順暢,看起來年底若要內閣改組「時間也差不多」,但林全能否有效找到適才適所的人來替國家效力,十分令人擔憂。

「親信別當幕僚」

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教授施正鋒說,年底若內閣微整「有棄車保帥,保林全的意味」,但在短時間內若再繼續換人下去,蔡總統的威望會折損。施奉勸蔡總統「親信不能當專業幕僚」,總統府的城牆內全部都是小圈圈的人。

中山大學政研所教授廖達琪說,內閣年底微調一點都不意外,政策步調上不協調,而且民進黨傳統各派系是打天下的人,卻未獲得利益分配,在政治現實之下,一定黨內批評聲浪四起,恐怕連林全都是各方想扳倒的對象
執意出席餐會 施壓蔡盼特赦 2016年06月05日《蘋果日報》綜合報導
前總統陳水扁昨冒可能遭撤銷保外就醫的風險,堅持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動機引發民進黨內熱議。知情者透露,扁家始終強調扁是清白的,挺扁人士也屢呼籲特赦扁,但蔡英文當選總統後遲未表態,扁認為最差情況就是繼續保外就醫,若沒擺出一些動作,蔡對他的特赦案恐不會有明確態度;加上未來扁子陳致中若要選舉,扁家也須發聲,為陳致中的政治能量加溫

知情人士說,去年扁就有意出席基金會募款餐會,但擔心影響蔡英文總統選情作罷,如今蔡已當選,卻對特赦議題不表態,讓扁十分不滿。

募款餐會成財源

知情人士指出,扁自認最差的狀況是持續保外就醫,於是祭出過往最拿手的「衝突、妥協、進步」手法,藉出席餐會引發討論,最後妥協遵守法務部規定,達成引起黨內重視目的,為特赦創造空間。

對於是否特赦扁,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昨僅強調:「我們認為現階段最重要的工作,是確保陳前總統獲得最好的醫療照顧,早日回復健康。」

扁出席餐會,民進黨內人士也認為,這是扁「點將」的起手式,想了解自己還有多少實力,尤其蔡英文主張兩岸維持現狀,一旦北京出手打壓,就是以扁為精神領袖的台獨旗號出手時刻。

此外,熟悉扁家人士也透露,扁家財產因被扣押,為維持基金會、扁辦等開銷,募款餐會成重要來源,且陳致中去年在協調下未參選立委,若扁家沒有進一步動作,支持者恐會散去,扁出席餐會不排除是為陳致中從政保溫。

為致中參選鋪路

中山大學政治研究所教授廖達琪分析,陳致中雖因偽證案,2011年被撤銷高市議員職務,但他位於前鎮區的服務處未撤離,隔年參選立委落敗,仍積極運作;去年想再選立委又被協調退出,如今蔡英文上台,扁執意赴餐會,當然是要試探蔡對他的態度,並為陳致中參選鋪路。廖說,扁拖著病體攜子參加餐會,也能激化部分深綠支持者的心。

不願具名的高雄綠營人士說,陳致中當然想選,但資源有限,仍得靠扁的曝光來增加政治籌碼。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