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1

國民黨的「統媒黨中央」就是力捧「白海豚」

國民黨秘書長李四川說,「現階段絕對按照黨內機制走,沒有延長賽。」《聯合報》卻報導:「『黨內高層』也說,若初選無人出線,經過黨內共識,黨提出徵召人選,沒有人有迴避空間,除非被徵召者退黨。」而就在前一天,《聯合晚報》即指稱:「目前『黨內傳出』的消息,徵召機制可能採取全民調式徵召,也就是將有勝選可能者,不管其表態情況如何,都納入民調範圍,最後徵召民調支持率最高的一個。」顯然國民黨內、另有一個「統媒黨中央」,不斷下指導棋,逼得王金平與朱立倫先後以「團結」之名,各自放空

儘管天象與各方民調都不利「白海豚」吳敦義(見下圖與表):一、向北北東移動的「白海豚」,已轉向至日本東方海面,對台灣的天氣沒有任何影響;二、吳敦義的民調,遠遠落後其他人。


民調(差距)《蘋果日報》《自由時報》「台灣智庫」
蔡英文:朱立倫48.56%:36.65%(11.91%)44.96%:25.26%(19.7%)46.7%:41.0%(5.7%)
蔡英文:王金平42.10%:32.06%(10.04%)40.62%:23.85%(16.77%)44.1%:41.3%(2.8%)
蔡英文:洪秀柱54.01%:28.48%(25.53%)53.72%:11.50%(42.22%)63.6%:21.5%(42.1%)
蔡英文:楊志良51.44%:24.05%(27.39%)53.44%:11.88%(41.56%)63.4%:17.5%(45.9%)
蔡英文:吳敦義55.25%:23.50%(31.75%)57.49%:11.69%(45.8%)64.1%:20.2%(43.9%)

民調(差距)TVBS壹電視
蔡英文:朱立倫:施明德39.0%:30.0%(9.0%):3.0%(36.0%)43.3%:36.4%(6.9%):5.7%(37.6%)
蔡英文:王金平:施明德36.0%:29.0%(7.0%):3.0%(33.0%)41.7%:33.9%(7.8%):6.0%(35.7%)
蔡英文:洪秀柱:施明德46.0%:17.0%(29.0%):6.0%(40.0%)0.0%:0.0%(0.0%):0.0%(0.0%)
蔡英文:楊志良:施明德46.0%:14.0%(32.0%):5.0%(41.0%)0.0%:0.0%(0.0%):0.0%(0.0%)
蔡英文:吳敦義:施明德47.0%:15.0%(32.0%):5.0%(42.0%)55.2%:15.7%(39.5%):8.0%(47.2%)

民調(差距)壹電視
蔡英文:宋楚瑜:朱立倫:施明德0.0%:0.0%(0.0%):0.0%(0.0%):0.0%(0.0%)
蔡英文:宋楚瑜:王金平:施明德0.0%:0.0%(0.0%):0.0%(0.0%):0.0%(0.0%)
蔡英文:宋楚瑜:洪秀柱:施明德42.5%:28.1%(14.4%):11.2%(31.5%):4.8%(37.7%)
蔡英文:宋楚瑜:楊志良:施明德44.0%:28.0%(16.0%):6.0%(38.0%):0.0%(0.0%)
蔡英文:宋楚瑜:吳敦義:施明德0.0%:0.0%(0.0%):0.0%(0.0%):0.0%(0.0%)

但國民黨內的「統媒黨中央」仍不死心,先在昨天的《聯合報》「社論」,故意將「馬鬥王」與「馬阻王參選」之責,要朱王跟馬英九一起承擔;就是這麼剛好,完全不提與朱王同為「徵召」必點人選的男主角吳敦義。

又是這麼巧的,今天就由《蘋果日報》的江春男專欄與《新新聞》多篇文章填此空白,美言力拱吳敦義,不但都適時地失憶他「白賊義」的渾號,更是要貼心地替馬及國民黨為明年敗選與失去政權找出「余文」。

安排吳敦義擔任接班人的佈局,不正是馬英九最愛嗎?而目前能夠大規模役使這些統媒操縱輿論的,也只有「鎷英九的中央廚房」,才有如此豐富的經驗與純熟的技巧(如例一例二例三)。

但我們非常懷疑:馬朱王認定的必敗之局,都已經有洪秀柱與楊志良自願「跳火坑」,這麼會轉彎的「白海豚」,還真的甘願再當「替死鬼」?

《聯合報》《蘋果日報》
2015-05-202015-05-21
社論江春男專欄
2016是馬英九、朱立倫、王金平的共業難怪馬英九夜夜好眠
語言有時是用來欺罔或彌補事實之不足,那麼,短短幾天中,人們一再聽到國民黨領導人強調「團結」,似正反映了藍軍當下團結匱乏的狀態。王金平宣布不領表時五度提到「團結」,稱願做「團結的種子」;朱立倫不參選,也稱是為了「黨的同心團結」。馬英九在就職七周年茶會上一副自我感覺良好的姿態,但對於黨內一片怯戰的形勢,他真的絲毫不以為意嗎?

今天是五二○,馬英九總統就職七周年,卻也是國民黨員及支持者對於前途最感茫然的時刻。距離二○一六大選僅剩七個月,黨內最具實力的人左一句團結、右一句愛黨,卻均選擇「拒戰」;包括立委選舉也一樣,容易的選區擠破頭,艱苦地區無人問。試想,今天馬英九、朱立倫、王金平還能好整以暇在那裡說些冠冕堂皇的大話,但到了明年五二○,如果國民黨梁傾柱倒,景況一片狼藉,這三人不需要負起責任嗎?

個別而言,馬、朱、王三人也許都已盤算好自己的退路:馬英九卸下八年元首,或許還更樂得逍遙自在;朱立倫無論成敗都會辭黨主席,他仍保有新北市長的舞台;王金平當了十七年國會議長,告退也不算虛度此生。問題是,這些只是個人後路,他們自己享盡榮華光環後安然引退,卻可能禍留國民黨,讓黨失去光榮感、向心力和大好江山。從這個角度看,他們個人的「得」,與政黨的「失」,豈成比例?這樣的得失差異卻假藉「團結」的口號來遮掩,豈不太過欺世盜名?

朱立倫說得沒錯,國民黨缺乏「中心思想」;這種思想貧瘠的現象,不僅表現在黨的政策跟不上時代思潮及社會變化,更表現在黨員群聚於權力人物四周各擁其主的割據景象。也因此,在關說事件時,即形成「擁馬派」及「挺王派」的互鬥;在推舉二○一六總統參選人時,即形成「挺朱派」和「挺王派」的恐怖平衡;而一旦論及二○一六成敗時,隨即又變成「擁馬」與「朱王聯盟」的對峙。一個利益和觀點如此分歧的政黨,如何談團結?更諷刺的是,各方不時把「團結」掛在嘴邊,心中卻各自充滿算計;在這種情況下,誰會思考黨的大局和利益?

事實上,今天國民黨高層這種對外怯戰、卻酣於內鬥的景象,馬英九、朱立倫和王金平三人都有無可推諉的責任。二○一六無論勝負存亡,都是馬朱王三人的「共業」,誰也不能逃避。就馬英九而言,他執政七年,卻未能體察社會民心的變化,招致無能之譏,甚至釀成去年底九合一大選的慘敗,使國民黨士氣潰散,他絕對無法以「沒跛腳」、「晚上睡得很好」輕鬆帶過。尤其,這些年來內閣團隊一再更易,他卻不曾為黨培養出多少有領袖氣質的人才,這點,充分表現在二○一六的青黃不接,他雖交卸黨主席職務,仍難辭其咎。

就朱立倫而言,他在艱難時刻接下主席職位,誠屬勇氣可佳;但他讓自己的動向保持懸疑,直到領表最後一天才作說明,卻有欠明快。尤其,他意圖以「謙讓」表現自己身為主席的「無私」,而這只是個人修養層次的問題,卻以整個黨的前途為賭注,草草讓兩名二軍上陣;就氣度和視野而言,其表現令人失望。至於王金平,固然在人脈及折衝手腕上高人一著,但長年以罔顧憲政精神而以朝野協商扭曲政黨政治,犧牲本黨利益來換取私人交誼,豈能謂正直?而且,他口口聲聲愛黨,但直到此刻黨的危機當頭,他仍不忘操弄政治,其心可議。

一般民眾皆知,國民黨的大勢已岌岌可危,而黨內擔當大任的這些領導者卻還在喊著華麗空洞的口號,甚至說著言不及義的風涼話,放任情勢日益歪斜。其中原因,其實不難明白:這些人都把個人羽毛及利益看得比自己的政黨角色還重,他們未必心存大局。其實,只要看看柯文哲上任後如何在台北市發動清算,二○一六一旦政黨輪替,馬、朱、王將遭到什麼樣的政治追殺,他們難道還自以為可以脫身事外?想到這點,也許他們可以稍稍放下自己的個人主義和現實算計,趁著自己影響力還在,誠心為黨的團結與二○一六之役貢獻一些心力。
國民黨陷入空前的危機中,馬英九卻在憶苦思甜,陶醉於自己的政績。面對慘不忍睹的民調,他絲毫沒有愧色。當年阿扁知道民調很差,就跑去海邊撿垃圾當義工,馬英九卻找來百位民間友人見證自己的英明,兩人顯然是不同材料做的。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不要小看馬英九,他雖治國無能,整治內部還是很有能。朱立倫身為黨主席,在馬面前只能高喊團結,言外之意是要馬高抬貴手,讓王金平自然出線,但馬王之恨無絕期,只要馬一息尚存不可能讓王金平太開心。

馬在黨內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對他具有威脅性的A咖當然找嘸人,剩下的只是B咖C咖。自稱現代秋瑾的洪秀柱最多只能當政壇花絮,楊志良沒政治包袱,但也缺社會資源,他有條件當烏鴉,講真話,如主張加稅之類,果如此,可留一段政壇佳話。

其實,看似無所爭的吳敦義,一直在等待時機,他本是馬最屬意的接班人,如果最後他出線,不必太驚訝。吳的民調低得出奇,因此被人過度低估,但政治上,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一旦情勢逆轉,國民黨徵召他出馬,輿論可能會同情他民調太低的委曲,開始發掘他這項產品的優點。

他在北中南部,分別當過民代和地方首長,又曾任黨祕書長、行政院長,現在擔任副總統,更上一層樓,水到渠成。國民黨有40%以上基本盤,只要團結起來,必可一搏。他的怪招很多,例如採取切香腸策略,和小英一刀換一刀,切來切去,民進黨就笑不出來了。

吳沉得住氣不犯錯

吳敦義熟讀歷史,深知政海浮沉的要訣。一條受傷的魚,在海面上乍浮乍沉,敗相畢露,很快變成大魚的食物。政海最忌鼓氣,有怒氣也要適時收歛,一旦鼓氣,便立刻浮上來,許多大魚送命,便是肚子裡脹太多氣。吳不犯這種錯誤,他永遠沉得住氣。

驀然回首,那人還在燈火闌珊處,難怪馬英九夜夜好眠。



2015-05-18

馬英九有沒有完全轉交黨產?

民黨選舉向來有「不賄選,不會選」的特色,國民黨擁有龐大的黨產,代表國民黨選總統者,即使目前民調落後,大錢灑下去,至少也可在媒體上製造聲勢大漲,博個五五波。明明「有錢能使鬼推磨」,如今朱立倫、王金平與吳敦義卻都拒絕主動參加初選;就表面上的理由,歸納有二:一、怕輸;二、等徵召。若加上另外兩則新聞,則更讓人越想越奇怪:一、朱立倫告訴王金平,「如果王金平參選,則黨中央不會出錢,也不會出力」;二、洪秀柱說,「她自己總統大選的經費,不會拿黨部一毛錢,會自行小額募款」。

朱立倫、王金平與吳敦義拒絕主動參加初選,實際上恐怕都跟黨產有關。換句話說,極有可能是馬英九私吞大量黨產(一為:1350億元-233億=1117億;另一到北檢告發:2000億),沒有完全轉交給朱立倫。無法掌握黨產的朱,現在只有啞巴吃黃蓮,「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王金平與朱立倫高喊「團結」的聲明,可能都只是障眼法;朱立倫也拿到一些黨產(233億),但他要留著等2020年總統選舉時自己花。

王金平2015年05月15日聲明朱立倫2015年05月16日聲明
金平近來在各地走訪,聽到許多民眾的鼓勵,這不分南北與藍綠的聲音,讓金平對人民的煩苦和希望有了更深的體會。但或許是個人過去的努力不夠,無法讓大家充分相信足以承擔大任。難以滿足各方期待,金平在此除了感激,也要鄭重表示歉意。

金平是國民黨永久黨員,從政以來一心以黨與國家為念。面對支持者的期待,金平相信,個人榮辱事小,一切必須在黨的最大團結之下往前邁進。

國民黨的最大團結不再是為一人一黨之長遠計,而是為全台灣人民,更為中華民國的永續。台灣此刻深陷紛擾不安,唯有執政黨率先團結一心,才能避免社會繼續被撕裂。為了我們的下一代,金平更要作團結的種子。

金平一直深信,國家的光明必須團結在朝野和諧及全體國民的共識上。台灣人愛好和平與善良的天性,跟我們的民主一樣,都是國家的軟實力,選舉是一時,不能為了取勝,傷害我們的軟實力。台灣的永續發展,是朝野政黨必須共同承擔的責任,無論選舉結果,從政者對人民與國家的責任應該是永遠一致的。

在此重要時刻,金平要誠摯呼籲朝野,國家只有一個,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計利當計天下利,應以百姓心為心,對於攸關國計民生的重要法案,必須儘速完成託付,以不負人民殷切期盼。
找回創黨精神,讓國民黨重新團結。這是我一再強調的,國民黨可以輸掉一場選舉,但不可以輸掉整個世代;國民黨可以失去選票,但不可以失去中心思想。國民黨要團結,要真心團結,要從「心」團結。不是團結在某個個人之下,而是團結在黨的中心思想與大家共同理念之下。

以上所言,是我去年12月12日參選黨主席聲明中一再強調,我不參選2016年總統,在我去年6月參選新北市長連任時,與去年12月12日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時的承諾。我一再相信心無罣礙,就無有恐怖;心無罣礙,就無所懼。無我,有他;無我,有黨,才能重建黨的中心思想,才能重新讓國民黨站起來,也才能從「心」團結國民黨。

擔任黨主席三個月以來,我一直用最快速度改革國民黨,得罪很多長輩,很多黨工、很多同事,真的是不得已,我也用最大決心,堅持國民黨必須要有中心思想,必須要堅持立場。

我不怕抹紅,大家看到我們堅持兩岸一定要和平發展,一定進而能夠合作雙贏;我們也不怕得罪財團,堅持工時降到40小時,也堅持要有加薪四法;我也不怕得罪選民,認為台灣應該要合理加稅。

這三個多月來,我也用最大真誠、最大耐心追求黨真心的團結,從心裡團結,我一一拜會了很多大老,各個派系,耐心地跟大家不同意見來溝通。有人不滿意,罵我也好,批評我也好,甚至很多不實放話,作為黨主席,我都必須吞下來,因為我知道,這不是因為我,這是因為過去黨內存在太多的衝突與誤解。我會繼續用耐心,用無我有他的誠意來化解。

我感謝許許多多支持我改革理念的同志,認同我,為了建立我們黨的中心思想,來幫助我,為了促成黨的重新團結來協助我的好朋友。當然我也聽到很多不同聲音,各位媒體也給我很多指教,很多同志也有這樣的聲音與疑慮。

有人說朱立倫不參選總統是為了持盈保泰、為了怕輸、為了不負責任,我跟各位報告,如果為了持盈保泰、為了怕輸,我就根本不需要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擔任這個最吃力不討好的黨主席,它的任期說實話也最多一年,明年如果我們全力相挺國民黨候選人當選的話,我們將恭請新任總統擔任主席,如果敗選的話,我當然下台負責。

也許有人問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選,我也告訴大家,我決定不選比我決定選要承擔更多壓力、責難,但是我知道我的動機、想法是國民黨不能只為一次選舉,要找回中心思想,要重建本黨理念,不怕抹紅、抹黑、惡意攻擊,這就是我們必須重新找回來的,我也更相信我們重新團結、真心團結

朱立倫不願意當作阻擋他人之路的假團結的藉口,朱立倫要成為促進真正團結的火種跟動力,如果因為我參選而造成黨的更不團結,我隨時下台,同樣的,因為我的不選而造成黨的分裂,我也隨時下台。

有人說擔任主席怎麼可以不選,我跟大家報告,我從去年6月到12月參選主席的時候,我的聲明都很清楚的說明了,我必須有誠信、責任,除了這個以外,兩項我的堅持,重建黨的中心思想、讓黨真心團結,才是我最大、最重要努力的目標,其實剛才都已經說明了最重要的理由。

還有些同志、媒體、好朋友說,你擔任黨主席應該要努力找人、應該要努力協調,不可以沒有作為,我跟大家報告,各位想的到的、想不到的、知道的、不知道的努力我做了非常多,為了尊重當事人,我沒辦法在這邊一一透露。

昨天我跟王院長通電話的時候,院長有授權我可以講幾句話,我跟大家報告,院長說我這幾個月的努力,他看到了我的誠意,他看到我是真心誠意為黨的團結來努力,細節我想你們有機會可以問問王院長,至於其他同志、人選,有機會大家可以問他,我也不方便,因為沒有經過對方的同意或授權,我還是遵守我的承諾,不便在這邊透露。

各位一定會想,那現在我們有洪秀柱同志、楊志良同志、黃柏壽同志來領表,明天開始登記,黨應該怎麼樣,這三個多月來,大家看得很清楚,我一直努力重建黨的制度,不管取消榮譽黨主席制度,不安排任何黨工退路,智庫全面換血,重建考紀制度,到立委、總統提名,一切回歸制度,堅持照制度來走。

當然我也要再次謝謝我們所有的好朋友,所有的同志對我的鼓勵、包容,國民黨必須要團結在制度之下,團結在我們所堅持的中心理念之下,同時國民黨要真正的重新團結,我努力還不夠,但我會繼續努力、協調,讓黨、大家能夠重新的共同的結合在一起,我想未來如果有機會,會把我進一步的努力、進一步的工作再跟大家做報告,但是現階段我們一切按照制度走,讓我們一起加油、努力。


2015-05-12

看誰在破壞法治?看誰在助紂為虐?

民黨這麼早就出手,把柯文哲跟民進黨抹在一起,主攻的對象又是台北市廉政委員移送檢調的決議,後勢堪慮啊!柯文哲對台北市五大弊案還沒真正出手,現在還是秉持能和先和的態度,國民黨這一輪反攻,率先由主帥急著叫陣,接著把可用之兵的底牌,全部掀開,後勢不妙啊!當藍營政治人物及假中立的媒體人口誅筆伐柯文哲沒有法治觀念及要求廉政委員請辭時,大家不妨仔細比較看看:馬英九與陳長文對陳水扁案及馬英九的台北市五大弊案前後不一的雙重標準:


馬英九陳長文
針對陳水扁案2008.11.13中國時報2008.12.13聯合報
《馬:扁只有面對司法 別無他途》《向前走 扁留給司法與歷史》
馬英九:「動不動就說政治迫害,永遠不可能成為民主國家。」
馬英九:「我一生清廉,卻曾因為貪汙罪被起訴,心中悲憤不下於任何人,但我從未說過司法迫害、政治迫害,身為政治人物,如果一天到晚說這是政治迫害,等於間接指控司法機關,這樣只會使人民更不相信司法制度,這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應該做的。」
陳長文:「當權者不要以為一日呼風就可以百年喚雨,有上台就有下台,有執政就有在野。」
針對台北市五大弊案2015.05.09中國時報2015.05.11聯合報
《北市廉委會移送馬 府批政治迫害》《柯文哲追殺的是法治》
馬總統對此表示「強烈遺憾」,馬強調,他擔任台北市長時,所作所為全是依法行政,為台北市民福祉著想,從來不曾圖利任何廠商,可以接受外界最嚴格檢驗。北市府是刻意「政治迫害」入人於罪。陳長文:「大家以為那刀子只是向著馬英九和郝龍斌的心裡的那一口清廉剮,不是的,柯市府正在炮烙台灣這些年來好不容易建立的法治。」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新聞選讀

Loading...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