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6

「國民黨即將失去政權」與「工鬥出現」的關鍵巧合

Ptt鄉民PTTakatsuki一篇指責「陳水扁選前已答應雙(應該是『每』)週40工時,但選後推拖拉」的文章,卻是完全抄襲徐沛然2016年的舊作。且該鄉民不自覺露出的破綻,就在他的回文中:如兩度標榜自己「投給空心菜、號召集中投DPP」,抱怨其他鄉民「繼續檢討在野黨,執政黨亂來都不去檢討」;在持續被質疑下,又連忙替自己辯護「並無替車輪黨說話」,不斷跟國民黨劃清界線,跟以往國民黨支持者假冒民進黨支持者的動作,根本沒有兩樣。

PTTakatsuki的文章節錄(其實就是徐沛然寫的「從「變形工時」到『一例一休』,台灣的勞動環境變好了嗎?」):

2000年總統選舉前 各候選人承諾選後將工時由每週48小時調整為每週44小時。陳水扁承諾將進一步於2002年調降到每週40小時。
.....
2000年6月13日 行政院邀集勞資政三方代表,敲定於隔年實施每週44工時《勞基法》修法草案版本。
2000年6月16日 立法院三讀通過國民黨版雙週84工時《勞基法》修法草案。
2000年11月24日 全台工會與勞工團體串連組成「84工時大聯盟」,抗議民進黨政府翻案增加工時
2000年12月15日 84工時大聯盟發動近五千名勞工大遊行,宣示捍衛雙週84工時。
.....
歷史上,推動工時縮短往往有賴於勞工的努力,而非資方的善意。如果2000年時,全台工會跟工運團體沒有串連集結,即時施壓反對,恐怕國民兩黨就會聯手推翻雙週84工時的決議。

而徐沛然這篇文章,最大的缺點,就在於一開頭,漏掉當時「工鬥1.0」的「每周40小時」訴求。該文章所列的時序很清楚地指出,明明是「工鬥1.0」後來轉而支持國民黨的「雙周84小時」;而PTTakatsuki如今抄襲這篇2016年的舊作,回過來指責陳水扁違背承諾,豈不是自打嘴巴?!

「工鬥1.0」出現的時間是1999年,剛好是「民進黨上台前」。
但2007年時,國民黨上台前,就看不到「工鬥2.0」的成立,為什麼?
「工鬥2.0」則是延至2015年才又出現,說巧不巧地,又在「民進黨上台前」!

我們的疑問是:

「工鬥1.0」原先的主張是,「每周40小時」;
照理說,「工鬥」若真的為了縮短勞工工時,要求「每周40小時」,
應該在2003年時、陳水扁連任前,「工鬥2.0」就該出現,
打鐵趁熱、進一步跟所有總統候選人要求,改成「每周40小時」才是。

那時從「雙周84小時」,要改成「每周40小時」,不是比從「舊制」直接改成「每周40小時」,更為容易嗎?


結果,2003年時,這麼在意縮短勞工工時的「工鬥2.0」怎麼沒出現?
然後,2007年時,國民黨上台前,「工鬥2.0」也沒出現;
更奇怪的是,2011年時,換馬英九要連任了,「工鬥2.0」仍然沒出現。
一直到2015年,「工鬥2.0」在勞工熬了15年後才出現;而且,那時還真是巧,國民黨接著就通過「每周40小時」!

若能照1999年陳水扁選前的承諾與2000年「兩階段一次修法」的規劃,2002年就開始實施「每周40小時」,只需花2000~2001年2年的時間調整。
而不是等到2015年,「工鬥2.0」出現了,國民黨才通過「每周40小時」,至2016/1/1 才開始實施。
「每周40小時」的實施,整整拖了15年。

因此,我們自然質疑:為何「工鬥1.0 」與「工鬥2.0」的出現,都「剛好選在」「國民黨即將失去政權」時?

然後,在「國民黨有機會重新執政」(2003年、2007年)或是「能繼續連任時」(2011年),就看不到「工鬥」?
這不是很詭異?

也就是說,「工鬥的出現」與「國民黨即將失去政權」的時機,是不是很巧合?

1999~2000年,「工鬥1.0」的出現,讓國民黨的「雙周84小時」得以定案,然後「刻意」帶風向,指責「民進黨背離勞工」;
2015年,「工鬥2.0」的出現,又讓國民黨「順勢」通過「每周40小時」;如今「一例一休」修法通過了,又以「國民黨通過『每周40小時』」,來指控「民進黨背棄勞工」,豈不是招式用老?

這種「操作」與「風向」梗,用第一次時,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上當;但重複使用第二次時,「各種破綻」在眾人眼中,就顯而易見。這是有心人「再度」發動時,沒料到的「致命傷」吧!

而這種「國民黨」與「工鬥」裡應外合的「操作」,最大的「破綻」就是「民進黨的政績」(請見下圖:舊勞基法「雙周84小時」、國民黨「每周40小時」與民進黨「一例一休」實施後的成效比較)!連2016年聯手唾棄「一例一休」的「工鬥」與「時代力量」,都「不知羞恥」地回過頭來支持,這時你「國民黨」幕後的操盤者,也只能徒呼三聲無奈!





2018-01-10

「一套人馬、兩塊招牌」的「時代力量」與「工鬥」?

2018/1/5~8這整個周末,我們非常吃驚,「時代力量」完全「工鬥」化(見下表比較)了。然後在1/8,他們提出「勞工拒絕權」,馬上被各方圍剿,其中包含「工鬥」;緊接著,1/8傍晚,「工鬥」的「桃產總工會」發動在台北車站的兩波「臥軌」行動劇,阻擾上萬名勞工下班回家。1/9,「時代力量」反悔、撤掉前一天的修正提案,回守他們原先主張的「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同時也拒絕與其他政黨協商。這樣的反覆決策,實在起人疑竇。

時代力量「工鬥化」2017/12/23「工鬥」2018/1/5~8「時代力量」
1抗議訴求: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抗議訴求: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
2企圖攻佔行政院未成企圖佔領立法院議場未成
3「工鬥」陳信行(世新副教授、高教工會世新分部召集人)口號:「賴清德不給個交代,就不要離開」陳為廷口號:「要求蔡英文回應,不回應不離開」
4栽贓警察脫掉「工鬥」女青年軍李容渝衣褲栽贓警察拆除所有帳篷
5「工鬥」與鄭村棋的人馬開始打「阻礙交通游擊戰徐永明帶黨工與助理坐在凱達格蘭大道和公園路的路口,阻隔北往南車道
6所求未遂、又被罵,就怪民進黨所求未遂、又被罵,就怪民進黨
7「工鬥」另外表演的269小時「接力絕食」表演超過56小時「禁食」,又叫便當
8「工鬥」2018/1/8表演「臥軌」,阻礙火車運行與影響萬名以上旅客表演總統府前淋雨秀,不顧國安問題,造成警方有充分理由拉出禁制區
9「工鬥」2015/11/26成立時就宣布,藍綠兩黨對其訴求置之不理,他們決定對於「挺財團,鬥勞工」的政黨,採取更激烈的「武鬥」行動,呼籲以選票當力量,「藍綠挺財團,工人挺小黨」。當時「工鬥」所指的「小黨」,就包含「時代力量」形同宣布2018年選戰開跑

1/9晚上,又心驚肉跳地聽到,在《新聞追追追》節目裡、梁文傑的爆料(請看以下影片,自55秒開始,尤其關鍵就在4分19秒起),有一些「工鬥」「桃產總工會」的幹部,同時也是「時代力量」的助理。我們在猜,這才是為何「時代力量」又撤回修正提案的主要原因吧,潛伏該黨的「桃產總工會」幹部,壓過該黨其他人的聲音。


我們也留意到,馮光遠寫的一篇「退黨一周年感想」,其中提到,該黨雲林縣黨部被「國運昌隆黨」取代,不是原來要成立的「時代力量黨」。那麼所謂黃國昌的「嫡系」,是不是也來自於「工鬥」的人?


對中共梢有了解的人,一定知道他們最喜歡玩「一套人馬、兩塊招牌」的戲碼(見下表)。而種種跡象顯示,「工鬥」可能已經掌握「時代力量」的決策權,尤其1/15更有媒體傳言,「時代力量」要徵召「桃產總」的人參加年底選戰(請見下文摘錄);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時代力量」與「工鬥」之間的關係,是不是「一套人馬、兩塊招牌」?

2018-01-15 毛振飛退出桃產總決策圈 傳與時力有關
毛振飛6日卻在臉書上表示,「我不會從來也不會自命清高,我只是堅守當年成立團體的承諾,這時候應該和大家說的是『掰掰了』。」他並在隔日宣布辭去桃產總顧問。

毛振飛多次喊退休,辭職固然與世代交棒,以及桃產總秘書長姚光祖崛起有關,但時代力量希望徵召桃產總參選也是原因之一。對此,時代力量不做回應。

有年輕幹部對於外部抗爭感到失望,希望能夠走入體制內務實改革,讓工運邁向政治化,6日於桃園平鎮開會討論,但毛振飛傾向純抗爭路線,對於與時代力量合作有疑慮,認為時代力量雖然吸引年輕人,但並非當真想要幫助工運,而後來時代力量自凱道夜宿回到國會的表現也證明這一點。

中共「一套人馬、兩塊招牌」實例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國新辦)中國共產黨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中國共產黨中央機構編制管理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國台辦)中國共產黨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中 台辦或中央台辦)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檔案局中國共產黨中央檔案館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保密局中國共產黨中央保密委員會辦公室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密碼管理局中央密碼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
人民政府信訪局黨委辦公廳(辦公室)信訪局



2018-01-09

全面「工鬥」化的「時代力量」圖窮匕現!

過整個周末的抗議,「時代力量」全面「工鬥」化(見下表)後,所提出的修正條文,竟然是加入「勞工拒絕權」,「雇主若要進行調整,勞工都有權利拒絕,且雇主不得因勞工拒絕而給予任何不利處分。」但明明現行「勞基法」第42條,早就載明相同的規範,「勞工因健康或其他正當理由,不能接受正常工作時間以外之工作者,雇主不得強制其工作。」這跟他們現在深惡痛絕的政院版「勞資協商」(見下圖),有什麼不一樣?

時代力量「工鬥化」2017/12/23「工鬥」2018/1/5~8「時代力量」
1抗議訴求: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抗議訴求: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
2企圖攻佔行政院未成企圖佔領立法院議場未成
3「工鬥」陳信行(世新副教授、高教工會世新分部召集人)口號:「賴清德不給個交代,就不要離開」陳為廷口號:「要求蔡英文回應,不回應不離開」
4栽贓警察脫掉「工鬥」女青年軍李容渝衣褲栽贓警察拆除所有帳篷
5「工鬥」與鄭村棋的人馬開始打「阻礙交通游擊戰徐永明帶黨工與助理坐在凱達格蘭大道和公園路的路口,阻隔北往南車道
6所求未遂、又被罵,就怪民進黨所求未遂、又被罵,就怪民進黨
7「工鬥」另外表演的269小時「接力絕食」表演超過56小時「禁食」,又叫便當
8「工鬥」2018/1/8表演「臥軌」,阻礙火車運行與影響萬名以上旅客表演總統府前淋雨秀,不顧國安問題,造成警方有充分理由拉出禁制區
9「工鬥」2015/11/26成立時就宣布,藍綠兩黨對其訴求置之不理,他們決定對於「挺財團,鬥勞工」的政黨,採取更激烈的「武鬥」行動,呼籲以選票當力量,「藍綠挺財團,工人挺小黨」。當時「工鬥」所指的「小黨」,就包含「時代力量」形同宣布2018年選戰開跑

2017年1月14日,蔡英文出訪中美洲四友邦行程結束,搭乘專機飛往美國過境途中,有記者當面喊話要「一例一休」,結果蔡先是笑著說「這不是跟我說,去跟你老闆說」,又補充「台灣勞工就是這樣,勞工不自己跟資方溝通,都去跟政府抗議,讓政府公親變事主」!當時就被「時代力量」與「工鬥」叮的滿頭包。如今「時代力量」提出的「勞工拒絕權」,跟蔡的「去跟你老闆說」(見下圖),又有哪裡不同?


「時代力量」與「工鬥」這次反對「一例一休」修法的「訴求」,都是「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黃國昌是讀法律的學者出身,過去就是常常幫政府草擬某些法案法條的「幕後捉刀者」;我們在想,如果現今連有實際立法經驗的黃跟「時代力量」智庫提出的「修正法條」,都與現行「勞資協商」等相關規定沒有多少差異,那麼躲在「工鬥」背後那些學者更不會有「更高明的見解」。

換句話說,這就顯示,這次「時代力量」與「工鬥」兩者共同提出的「撤回勞基法修正草案」訴求,完全是「鬼打架」,因為這些隱身幕後的「蛋頭」學者根本也沒有解決現存勞工問題的能力,他們只想製造勞工對任一執政黨的仇恨值吧了。

2016年時,民進黨推出「一例一休」,我們一直很納悶,為何黃國昌與「工鬥」一方面要求召開「公聽會」,另一方面兩者又聯手砸了「公聽會」?而且當時我們也「質疑」黃國昌「工鬥壟斷」的現象,也就是在野三黨負責找來的24名「勞工代表」,其中可以辨認的「工鬥代表」竟然佔了至少2/3以上(見下圖),沒有「其他勞工的聲音」。


如今,全面「工鬥」化的「時代力量」總算讓我們明瞭:當時「裝神弄鬼」的「時代力量」在臉書丟出以上這張「自編自導」、栽贓「民進黨只顧財團」文宣(見上圖)的真正目的;也就是說,這兩年來「工鬥」與「時代力量」分進合擊,先由「工鬥」在2016年「標籤化」民進黨為「資進黨」,去年再由「時代力量」於網路上,指責民進黨為「國民黨2.0」,要讓勞工不再支持民進黨。

請看以下,在2018/1/9《新聞追追追》節目梁文傑的爆料(自55秒開始,尤其關鍵就在4分19秒起),有一些「工鬥」「桃產總工會」的幹部,同時也是「時代力量」的助理,更加印證我們的看法。我們在猜,這才是為什麼「工鬥」一「臥軌」,「時代力量」又撤回修正提案的主要原因吧,潛伏該黨的「桃產總工會」幹部,壓過該黨其他人的聲音。


最後,我們更好奇的是,為何「時代力量」在周末淋雨時,與之「沆瀣一氣」的「工鬥」卻沒有吭聲?「工鬥」掌控的「國際移工」也在周末遊行,更沒有去聲援?而就在2018/1/8,「工鬥」還加碼「臥軌」,難道是與「工鬥」關係更密切的鄭村棋人馬,也要打2018年選戰有關?爭取勞工選票,變成他們兩黨之間的競爭比賽?這就難怪,在1/15傳出,毛振飛因反對「時代力量」徵召「桃產總」的人參選,而退出決策圈及辭掉顧問職。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