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馬英九及劉兆玄藉《聯合報》宣告,中研院長要選自己人!

景雯4月20日,舉孫震昔日操盤台大校長遴選為例,指控國民黨黑手介入中研院長選舉,事敗還反咬栽贓;這個周末,又看到《聯合報》製造「各界都認為翁啟惠應該主動辭職」輿論,如其23日社論才先「假裝中立」,要求「重新遴選」;24日就露出「馬腳」,找來一位「藏頭露尾」、「重量級」卻「不敢具名」的院士,附合其論。我們看不出該報有介入中研院長人事的理由,倒是該報一直為藍營喉舌;據此判斷,馬英九及劉兆玄藉此報宣告,中研院長仍要自己人。

新新聞》郭宏治 2016-04-27

李遠哲遭「栽贓」操弄選舉,劉兆玄派拱郭位失敗
.....
名列第三的郭位,顯然無望當選後宣布退選,並批評「政治干擾學術的劣習」。接著挺郭派(即劉兆玄派)又在媒體放話,指李遠哲提議修改選舉辦法——事實上,不只一位評議員證實,當天發言要修改舉辦法的不是李遠哲,而是一位人社組的評議員,但挺郭派還是把帳算到李遠哲頭上。

今天早上翁啟惠面見馬英九,並未如馬所願請辭,僅表示願意配合提前辦理交接。所留之信還強調,「我絕對沒有內線交易、操弄股價,女兒購買浩鼎股票的資金也來自父母,更無賤賣中央研究院技術或貪瀆情事」。但馬「未審先判」,顯然「認同」士林地檢署對翁的「莫須有貪汙」指控,親自逼退,「此事茲事體大,涉及最高學術機構中研院的聲譽,翁啟惠的決定恐與外界期待有所落差,希望翁啟惠能再慎重考慮」!

但在23日,中研院研究人員張平義投書《自由時報》,質疑士林地檢署:「OBI-833簽約技轉的時候(二○一○年),尹衍樑還未買下Optimer的股權,翁院長的女兒也未購買浩鼎的持股,根本無從圖利,但中研院獲得驚人的利潤。二○一二年尹衍樑才從Optimer取得浩鼎股份,成為浩鼎最大的股東。這個轉變是二○一○年無法預見的,尹也不可能在技轉時就準備以股權作為回扣。更何況技轉案已經完成,尹為何要為兩年前的舊案回贈利益給翁?更何況翁女的股份並非尹贈送,而是以原價購買。令人好奇報載利益輸送的理由如何成立?」

簡而言之,OBI-833在2010年就已經由中研院「完成」技轉給浩鼎,尹衍樑則是在2012年才從Optimer取得浩鼎股份,然後在該年底「轉賣」3000張給翁郁琇;士林地檢署的「最新劇本」,則是「故意顛倒時序」,認定,「轉移3000張浩鼎股票給翁女」,就是為了「行賄」翁啟惠,以獲得中研院OBI-833「賤價」技轉給浩鼎。

《聯合報》23日社論,如今成了馬英九及劉兆玄施壓翁啟惠下台的鐵證,因為其披露了重選中研院長的劇本,亦即,在趕走翁下台後,由馬派出自己人(很可能就是劉兆玄或是其他自己人)代理院長,還「設計」蔡英文背書,「幹掉」如今65位評議委員中、有40多位支持的廖俊智,重新安排遴選名單,讓馬圈選自己人。


記得周占春在「二次金改」案判陳水扁無罪後,兩天後(2010.11.7),馬英九宴請司法院院長、副院長與祕書長,也是施壓說:「司法不能孤立於社會,也不能背離人民合理的期待」。六天後,最高法院把單獨將「龍潭購地案」自四大案中抽離,難得一見的「自為判決」17年,將陳前總統定讞送監。如今翁啟惠拒絕下台,馬應該就會下令士林地檢署,下午收押翁了;搞不好,馬還會叫士檢檢察長出來開記者會,說「辦不出來就下台」。

另外,看看今天浩鼎股價走勢,足以打臉馬英九所說的「翁啟惠的決定恐與外界期待有所落差」,翁啟惠「未辭」的消息在9點以後證實後,反而讓股價持穩,更一舉證明馬與「借券放空禿鷹集團」,密不可分的關係。




2016-04-22

士林地檢署劃下「馬友友國民黨」紅線

研院長選舉前,馬英九不但派出劉兆玄,積極為他的屬意人選郭位拉票;劉派院士還在當天投票前,「圍剿」廖俊智。不料,65位評議委員中,廖反而獲40多位支持列第一名,郭則以極為懸殊的票數落後。選後郭某惱羞成怒,立即聲明退選,還反指中研院「重『選舉』輕『遴選』,有把權術運作為職志,無論專業道德,只問派系立場」;未達目的的馬英九,也下令檢調「政治鬥爭」翁啟惠,兩者都是「得不到、就要毀掉中研院聲譽」的心態。

馬英九「惡整」翁啟惠的劇本,從一開始的「以解盲前賣10張股票,製造內線交易冤案」,到最近改成「背信、貪汙、圖利、收賄」,原來是根據檢調給《中國時報》及《蘋果日報》的「最新編劇」:翁啟惠女兒翁郁琇是翁啟惠人頭,由張念慈轉移3000張浩鼎股票給翁女,就是「行賄」翁啟惠的鐵證,為的是獲得中研院OBI-833「賤價」技轉給浩鼎,因此有「對價關係」。

首先,按照這個「最新劇本」,張念慈只是「經手」,尹衍樑才是移轉3000張浩鼎股票給翁郁琇的「幕後大金主與大老闆」;士林地檢署只將「經手轉股」的張念慈、「執行轉股」的張穗芬等「白手套」,與「被認定收賄」的翁啟惠,都列為「貪汙被告」,但「應該是行賄」的「馬友友共犯兼主謀」與「最大受益人」的尹,怎麼反而置身事外?

翁啟惠應訊時,即使堅稱女兒認股浩鼎的資金,是他們夫妻贈與,他願意提供購買浩鼎股票資金來源的相關文件佐證;尹衍樑接受《財訊》專訪時,亦說「我說當時要送你十倍為何不拿?後來何必花錢買?」士林地檢署顯然不予採信!

其次,尹衍樑在專訪時,自爆他在1月中、2天共賣了26張。但在上一套「製造內線交易冤案」劇本執行時,明明士林地檢署與金管會都握有這些賣股資訊,為何單單只針對解盲前一天、經營業員建議,賣股10張的翁啟惠?按照士檢前一波辦案的邏輯,尹「解盲前」賣的浩鼎股票數量、還是「翁的2.6倍」,為何士檢「沒有」以同樣「放話給媒體、輿論審判」的方式,偵辦「這位馬友友」的內線交易?

另外,4月6日民進黨立委許智傑與林俊憲揭露,藍營大老楊世緘極可能在解盲前一周,以「議借」、0.01%超低利率,「借券」1965張放空;《周刊王》甚至加碼,國民黨黨營事業也投資楊世緘的基金,「間接」持有浩鼎股票,但士林地檢署也沒動作,謹遵馬英九執政八年來司法檢調對待「藍營」、「非藍營」的差別方式,「『白道式辦案』VS 『黑道式辦案』」。

根據中正大學今年2月公布的民調顯示,對法官與檢察官的「不信度任」與「不公正度」,各自飆達84.6%與76.5%,對照如今翁啟惠說詞的「可信度」,顯然比士林地檢署要高很多。


再者,根據中研院研究人員張平義投書《自由時報》,質疑士林地檢署:「OBI-833簽約技轉的時候(二○一○年),尹衍樑還未買下Optimer的股權,翁院長的女兒也未購買浩鼎的持股,根本無從圖利,但中研院獲得驚人的利潤。二○一二年尹衍樑才從Optimer取得浩鼎股份,成為浩鼎最大的股東。這個轉變是二○一○年無法預見的,尹也不可能在技轉時就準備以股權作為回扣。更何況技轉案已經完成,尹為何要為兩年前的舊案回贈利益給翁?更何況翁女的股份並非尹贈送,而是以原價購買。令人好奇報載利益輸送的理由如何成立?」

也就是說,OBI-833在2010年就已經由中研院「完成」技轉給浩鼎,尹衍樑是在2012年才從Optimer取得浩鼎股份,然後在該年底「轉賣」3000張給翁郁琇;士林地檢署的「最新劇本」,則是「故意顛倒時序」,認定,轉移3000張浩鼎股票給翁女,是為了「行賄」翁啟惠,以獲得中研院OBI-833「賤價」技轉給浩鼎。

據此,我們「不得不」開始懷疑:刻意不辦「馬友友國民黨」的士林地檢署,極有可能也是「浩鼎借券放空禿鷹集團」的成員之一!因為自4月15日該署展開搜索約談以來,浩鼎已經暴跌68元,含22日的跌停板;很很巧的,「浩鼎借券」開始「還券」,如18日還50張、19日285張、20日23張、21日39張,22日更大舉「還券」497張,5天共「還」894張,替「禿鷹集團」賺了一大筆。



2016-04-20

支那官方造假劉媽媽兒子的悔過書

那在肯亞綁架45名台灣人,未審先判是電信詐欺犯,還照他們的慣例,安排其中之一的劉媽媽兒子上電視「被認罪」,並由《旺報》拍下「悔過書」,說是劉嫌親手寫的;但有PTT鄉民leo87細心比對先前劉媽媽公布的劉某「求救信」(見下圖,按這裡見「大圖」),發現:不但筆跡不同,全篇還充滿簡體字與支那慣用語;例如,大家可比較在兩封書信裡,分別用繁體字與簡體字書寫的「當地」兩字。


難怪支那官方「當場」始終不敢出示台灣任何詐騙證據,原來是要押人回來製造「不實」的口供及「支那化」的證據。


可見「悔過書」是支那官方假造出來,劉媽媽兒子被強迫在電視上「被認罪」,更不用說其在電視上「自白的可信度」。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精選文章

「國際資訊交流互聯平台」盜用本部落格文章營利

雖 然歡迎讀者「全文轉貼」本部落格之文章,但僅限於「 非商業使用 」之條件,今日卻發現:「國際資訊交流互聯平台」於 9月11日 成立臉書(見下圖), 10月4日 透過「GODADDY.COM, LLC」註冊(見下圖),另外成立「http://www.pttbook.cc/u/pa...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