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1

衛福部「待查名單」又刻意漏掉「康師傅」與「德克士炸雞」

10月31日,《聯合報》報導,彰檢查出「頂新」做黑心油也有標準作業流程,向「越南大幸福公司買來的豬油及牛油」後,「豬油」一定和向「傑樂公司購進的豬油」混摻,「牛油」則和「澳洲牛油」調和。不僅彰檢查到「頂新屏東廠油品」超標,檢察官也在「屏東廠」品管組和「味全品保中心」查獲業者自行檢驗不合格報告。我國的國家食用標準,訂定「豬油」脂肪酸價不能超過1.3、「牛油」2.5、「椰子油」0.8,因「大幸福油」酸價常過高,且有變質腐敗,經脫臭與精煉後,味道變淡、且會失去「豬油」和「牛油」香,「頂新」另外採購「傑樂公司的豬油」及「澳洲牛油」,交給「屏東廠」添加攙混,以確保香味與顏色都變得跟純豬、牛油一樣。

根據彰檢調查,已知的「頂新混油」標準作業如下:
頂新混油問題油品混摻油
混摻豬油由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豬油向屏東傑樂公司購進豬油
混摻牛油由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牛油由澳洲進口牛油

根據北檢調查,已知的「九八專案」如下:
頂新混油問題油品混摻油
混摻橄欖油1%大統黑心橄欖油98%棕櫚油(來源未明)+ 1%黃豆油(來源未明)
混摻葡萄籽油1%葡萄籽油(來源未明)98%棕櫚油(來源未明)+ 1%黃豆油(來源未明)

又「馨手作」創辦人張郁馨曾表示,去年使用「頂新油品」製作手工皂,當時「頂新橄欖油」添加銅葉綠事件還沒爆發,她直接向「頂新」採購10幾款一般手工皂常用的基本植物油,包括「橄欖油」、「棕櫚油」、「椰子油」、「米糠油」、「乳木果油」及「酪梨油」等。張說,當時是看中「頂新油品」每款都有GMP標章及MSDS(物質安全資料表),沒想到製作出來的手工皂品質狀況很糟,「頂新油作的手工皂在第一週時便出現黃斑,第二週就會有很濃的油耗惡臭」。

可見從「頂新屏東廠」賣出的所有油品,都有可能是混摻酸價過高,且有變質腐敗的問題油。由上可知,令人質疑的其他待查「頂新屏東廠混油」,應有10幾種:
頂新混油問題油品混摻油
1混摻棕櫚油由馬來西亞或越南進口
2混摻椰子油由越南大幸福公司進口
3混摻米糠油
4混摻乳木果油
5混摻酪梨油
6混摻葡萄籽油
7混摻黃豆油
8混摻?
9混摻?
10混摻?
11混摻?
12混摻?

衛福部最新此一待查名單上,既然有「遠東油脂:向頂新購買馬來西亞棕櫚油」與「泰山:向正義購買棕櫚油」,為何又刻意漏掉也是用「頂新屏東廠」進口「馬來西亞棕櫚油」的「康師傅方便面及其油包」與「德克士炸雞」?


接下來,我們應該緊盯衛福部是否查清以上「頂新屏東廠混油」及流向,特別是:

1. 「頂新」由「馬來西亞進口的棕櫚油」是否可供食用?是否混摻「頂新」也進口的「越南棕櫚油」才賣出?是否用到「康師傅方便面及其油包」與「德克士炸雞」?並做成其他食品?

2. 「統一」及其子公司「統清」向「頂新屏東廠」購入的「棕櫚油」與「椰子油」是否混摻問題油?並做成食品?

3. 「統一」及其子公司「統清」向「強冠」購入的「豬油」、「牛油」與「棕櫚油」是否混摻問題油?並做成食品?

4. 「正義」賣出的「棕櫚油」,是否也來自「頂新」?並做成食品?

5. 「頂新」混油已是常態,「統一」子公司「統清」向其訂的「牛油」已證實有問題,那麼「統一」向其訂的「豬油」品質當然堪慮!



2014-10-31

管碧玲:抓門神抓到三隻大烏龍?

由於屏檢今天證實,「蔡青蓉傳給曾啟明的公文」並非機密公文。彰檢在味全查扣的「機密公文」,與「蔡青蓉傳給頂新的公文」,未知是否為同一件。屏檢說:彰化地檢署所轉交的文件並未列密等,該案仍列「他字案」簽辦,但蔡青蓉從關係人改列被告。這顯示彰檢為續押魏應充,捏造「機密公文」說詞。


以下是管碧玲就「蔡青蓉傳給頂新的公文」查到的結果:

ㄧ個被檢方描述為洩露機密文件給奸商,致使奸商湮滅證據的官商勾結事件,變成根本沒有機密文件?

我在ㄧ團亂中,從駐越代表處、衛福部到屏東縣政府,ㄧ路查問,查清楚原來是這樣:

1、越南代表處有使用「加密電報」傳回越南工商部的大幸福生產情形調查報告。這份加密傳回外交部的資料,到了衛福部,讓衛福部的蘇秀琴未編列密等,以普通公文的「附件」給屏東縣政府;

2、這一封掀起風波的公文,是衛福部蘇秀琴給屏縣府蔡青蓉的公文。這件公文有「主旨」、有「附件」,卻懶得寫「說明」,甚至沒有列「說明」欄,而以王德原給她和另一科長林宜蓉的「便簽」併付,當作說明內容。

這個便簽的內容,全部都是高度機密的資訊,蘇秀琴未經改寫、未列密等,原原本本就發給蔡青蓉,可以說懶惰到極致了!。

3、蔡青蓉收到的是一份普通公文,裡面驚天動地的資料,不是被當「附件」(越南報告),就是被當「補充說明」(王德原文,而且副本收受者還多達4人),

4、公文因而糊裡糊塗被她傳真給工廠!

急轉直下,王德原的便簽沒列密等、蘇秀琴的公文沒列密等,她們的烏龍和蔡青蓉沒主動想到應該保密的烏龍,充分顯露政府內部公文能力的低劣,公務員素養與能力的退化,嚴重程度,匪夷所思!

至於要說門神,王德原、蘇秀琴、蔡青蓉,ㄧ個都不夠格吧?

抓門神抓到三隻大烏龍,就只好繼續努力辦案,繼續抓真正的門神吧!

當然,蔡青蓉仍然應該被用最嚴厲的規格調查,以昭公信。即使我相信她是烏龍,也不能不當作門神來防範。畢竟,這個烏龍太匪夷所思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衛福部門神利用屏衛局洩密? by 台人 2014/10/31

魏應充覊押庭中,檢方說從頂新雲端資料庫查到一份衛福部的機密公文,懷疑部內有鬼,可能讓魏某串證,此說一出,法官判決續押,也引發外界譁然【註1】。今天卻爆出是屏東衛生局洩漏的,而且不是機密公文,實在令人納悶。

屏東檢方說:彰檢在10月16日查扣的公文,似乎未列為「密件」【註2】。怪哉!原本講得很機密,很嚴重,只有食藥署及衛福部高層會看到,結果又用電子公文系統傳送給彰化和屏東衛生局,然後又未標示「密件」,這不是很奇怪嗎?如果是高層才能看的,怎會傳送到地方?如果是極機密的,怎會電子公文變成非機密的呢?

於是有三種可能性:第1,檢方查到的洩漏公文,不是屏東衛生局傳給頂新的那一份,是國民黨為掩護門神而張冠李戴,轉移目標。這部分需要檢方來說明清楚,那一份是不是這一份,才能釐清。

第2,本來就不是機密公文,但檢方為了續押魏應充,於是誇大為極機密,影響法官心證。如果是這樣,乃為「訴訟技巧」,有無正當性可受公評,但不宜拿來責怪無辜的地方公務員。當然,這樣的可能性不高,他們應該有問過衛福部,而得知是「只有食藥署及衛福部高層會看到」的極機密。

第3,原本極機密的公文,衛福部有人想讓頂新知道,於是利用電子公文系統傳給地方,將機密等級取消,讓地方公務員以為只是普通公文,奉命行事,不小心就轉告了魏家。這部分只要衛福部說清楚該公文本來的機密等級為何,即可判定。換言之,極機密公文被以無機密送給地方,等於衛福部有鬼。

既然該公文未列為「密件」,那麼屏東衛生局就沒有洩密的問題,於是問題回到衛福部,請該部說明那公文原本的機密等級為何?為何傳給地方?又為何未列為密件?是不是有「頂新門神」上下其手,故意輾轉洩密?

至於國民黨立委費鴻泰一大早就爆料說是屏東衛生局洩漏的,也請費委員說明,是不是魏家告訴他的?

按,屏東衛生局轉給頂新的公文,彰化衛生局也有一份,如果與彰檢尋獲的是同一份,那麼知道該公文是屏東寄的,只有檢方、魏家、屏衛局而已。但檢方在覊押庭中未指向屏東,屏衛局也未必知道檢方講的是他們發的那一份,那麼知道是屏府所寄的人,只有魏家。所以費委員應交代清楚,如果是魏家告訴他的,那他與魏家的關係為何?

整個事件,我看是衛福部和國民黨為規避責任,把矛頭指向屏東衛局的小公務員,其目的當然是轉嫁責任,掩護部內門神,意圖影響屏東選情,甚至想幫魏應充脫身(如果檢方有用偽證之嫌,將可讓魏家律師有抗告之機)。
-----------------
註1: http://m.ltn.com.tw/news/focus/paper/826228
註2: http://newtalk.tw/news/2014/10/31/53074.html



頂新魏家收買國民黨立委黨團及馬政府官員?!

進黨立委田秋堇日前接受《新聞挖挖哇》電訪(見以下影片4分56秒),她曾聽過一位退休的稽查員表示,去年修《食管法》時,廠商集資2億要遊說立委與官員,「照他們(廠商)的意思,用《食管法》的修法,就是門戶洞開的這個法。」昨天彰檢在魏應充接押庭,爆出在查扣的味全總公司電腦內,發現衛福部的「機密」(屏檢今天證實「蔡青蓉傳給曾啟明的公文」並非機密文件)公文,指外交部通知已透過越南經貿辦事處了解大幸福公司出口的是飼料油,沒有食用油,要檢方查明;彰檢是在10月9日接獲衛福部這份公文,據此我們相信,田立委的爆料不是空穴來風。


由於屏檢今天證實,「蔡青蓉傳給曾啟明的公文」並非機密公文。彰檢在味全查扣的「機密公文」,與「蔡青蓉傳給頂新的公文」,未知是否為同一件。屏檢說:彰化地檢署所轉交的文件並未列密等,該案仍列「他字案」簽辦,但蔡青蓉從關係人改列被告。這顯示彰檢為續押魏應充,捏造「機密公文」說詞。

1. 鍾佳濱今日上午舉行記者會指出,這份文件是10月9日晚上8時42分由衛生福利部傳給屏東縣衛生局的電子郵件公文,重要性標示「高」,但不是機密文件,內容是「奉許次長指示,請儘速同步赴頂新公司稽查越南進口油脂」,請衛生局要求頂新屏東廠提供各年度輸入油脂批量資料。

蔡青蓉表示,她拿到文件後,立刻列印所有資料,並與頂新屏東廠長曾啟明連絡,要曾啟明準備好相關資料給衛生局。蔡青蓉說,她把衛福部需要的數據資料表格傳真給曾啟明,這份公文就夾在這些表格後,一起傳給曾啟明。

蔡青蓉說,直到10月17日屏東地檢署檢察官到衛生局偵訊她時,並把她列為貪瀆案關係人時,她問檢察官出了什麼問題,才知道自己可能在不小心下,把公文傳給了頂新。

鍾佳濱表示,10月9日晚間8點多,收到來自衛福部公文,指頂新進口越南大幸福飼料油品,要求稽查頂新取得該公司油品相關數據,因電子公文未標註機密等級,因此蔡青蓉將公文傳真給頂新,隔天還致電頂新確認,鍾佳濱強調,整個過程都不知道衛福部轉來的是機密文件,直到本月17日被屏東地檢署以洩秘、貪瀆偵辦,才知洩漏機密公文。

2. 屏東地檢署表示,檢察官偵訊蔡青蓉後,有再就這件公文案傳訊曾啟明,訊後請回,蔡青蓉傳給曾啟明的公文並非機密文件

3. 不過據指出,屏檢私下表示彰檢在10月16日查扣的公文,似乎未列為「密件」,但目前仍列為他字案偵訊調查中

我們仍然懷疑10月6日,為何國民黨立委黨團找來衛福部次長許銘能與農委會副主委王政騰等一起開記者會護航頂新魏家?許銘能當場保證正義的問題油沒進入食物鏈,王政騰也聲稱工業貨號進口油未流作食用;國民黨政策委員會代理執行長及立委黨團書記長費鴻泰則批在野黨立委林淑芬造謠,損及頂新味全的商譽,民進黨唯恐天下不亂;國民黨立委黨團副書記長及衛環委員會召委王育敏亦表示,餿水油事件爆發後,9月29日各部會開始動起來去查,沒有在野黨立委指控護航廠商的情形。


更不用說身為國民黨立委黨團副書記長及衛環委員會召委王育敏在立法院屢次護行頂新魏家的表演:
1. 王育敏趕公督盟志工離場
2. 王育敏、林淑芬對頂新的非食用油流向質詢

還有,衛生署自2011年起,就允許頂新正義將飼料用牛油做成食用油;前衛福部長邱文達還用「未來公文書」,掩護包庇頂新正義公司進口「飼料用牛油」。
頂新正義總經理何育仁出示作為證明的衛福部檢驗許可與繳費收據,都有「時間上」的問題:

第一,「衛生福利部組織法」是2013年5月31日才在立法院三讀通過;6月19日公告,7月23日正式改組成立。2012年4月26還是「衛生署食管局」,有可能發出一年後才改名為「衛福部食管署」的許可嗎?

第二,2012年進口的油,要先查驗後才能報關進口;為什麼在2年半後的2014年9月15日才查驗?頂新正義總經理何育仁拿出這個繳費收據時,還沒到9月15日(下星期一)!

國民黨立委黨團及馬政府官員護航實錄:
永遠躲不掉食安風暴的頂新集團 by 任奕嘉 2014/10/15

頂新集團在中國以康師傅泡麵功成名就後,回來台灣併購了味全、正義等食品大廠;不知是在中國學會黑心食品的技術,還是頂新就是靠黑心致富,自2013年10月起爆發的3起食用油重大風暴,頂新無一倖免。

在以強冠為首的餿油風暴於2014年9月爆發後,味全產品就因大量使用強冠油而落馬;這不禁讓人質疑,頂新旗下就有以生產「維力清香油」風行全國的正義,為何還要使用他廠油品?

結果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及屏東縣政府均於9月12日質疑,只生產食用油的正義,為何從澳洲進口飼料用牛油?不過衛福部食藥署再三保證,正義是以「食用油」進口,而非飼料用牛油

高雄市、屏東縣政府再次於9月15日召開記者會質疑,正義使用飼料油做為食用油原料;衛福部還是持續替正義護航

直到9月23日,民進黨立委陳其邁、葉宜津、林淑芬在施政總質詢指出,香港不生產食用豬油,為何正義會從香港進口豬油?且正義在國內的8供油商,位於南屯、北港、六腳的3家,均兼營飼料油、廢油回收,會不會成為下一顆未爆彈?江揆竟表示,還在追查正義的問題,但那已是2012年的進口資料;而目前正義的油品沒問題,無須預防性下架

直到10月2日,民進黨立委林淑芬要求衛福部就頂新買廢油進行專案報告;但擔任主席的國民黨立委王育敏竟當場就宣布散會

緊急表態 1006力挺頂新

這一切的護航,也在10月6日達到最高峰。國民黨團緊急在10月6日13時41分發出緊急採訪通知,告知要在14時10分召開記者會;衛福部次長許銘能當場保證正義的問題油沒進入食物鏈,農委會副主委王政騰也聲稱油品未流作食用

王育敏更在稍晚的衛環委員會表示,衛福部「還好」沒躁進公布資料,而讓有些委員見獵心喜去指控某些廠商衛福部次長林奏延竟當場答覆,頂新的60噸非食用油是流入南王化工做肥皂,「這是已經查清楚的」

諷刺的是,這樣的保證不到2天,台南地檢署10月8日上午就查獲正義的上游鑫好,竟賣飼料油給正義。

從行政院、衛福部到國民黨立委,在政、黨、特務、司法全面攻擊柯文哲的同時,也在全面護航來自中國的頂新;如果國民黨政府追查食安有像抹黑柯文哲這樣賣力的話,國人不是早就無須吃餿油、飼料油、工業油了?可見國民黨寧願讓國人吃黑心食品,也要把政黨的政治算計擺在第一順位。可悲亦復可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新聞選讀

Loading...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