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10

笑死人! 嫌蔡英文改革不力?

民黨「獨裁6~70年的黨國體制」,你譴責「民主時代的蔡英文執政三年」沒有完全改掉?然後期待出身自國民黨的王金平、郭台銘或柯文哲(反對年金改革及轉型正義)改掛第三勢力之名就可以?合理來說,你應該給蔡同等6~70年的時間去改或不然也要至少30年。看到這種文章,我們覺得其實應該反向思考:像這類批評改革不力的者,根本不在乎改革;而是期待「像國民黨般的威權體制」復辟,然後「在隔天」就能幫他所屬的軍公教恢復被改掉的18%及年金。

水里國中校長陳啟濃:郭柯王,鐵三角或資源回收?
http://www.hi-on.org/article-single.php?At=58&An=177135

好多朋友,或因為蔡英文改革不力,不想投民進黨,或因為擔心韓國瑜跟中共走得太近,不想投國民黨。這樣的矛盾情結,或許就是郭台銘、柯文哲與王金平,對於總統選舉,認為第三勢力有成功機會,躍躍欲試的原因。所以現在政壇傳出,有所謂「郭柯王鐵三角」的說法,正因為人民對兩大黨都失去信心,讓第三勢力有機會出頭,爭個漁翁之利。

這三人有意出來參選總統,或藉著組黨穩固自己政治勢力,到底成不成得了「鐵三角」,都還有合作的問題,三人的政治理念與政治動機,本身就存在很大的歧異,如果能整合成功,反倒不倫不類,鐵三角當不成,反而成了資源回收。

郭台銘是富商,財富雄厚,只差沒有權勢,當總統才能成就有錢有勢的大夢。選總統應該心理上有動機,對自己的人生可以加分。

柯文哲對於總統寶座,不能說沒有渴望,好像沒那麼迫切,因為他一直在等待風起,被動的成分居多。他充滿自戀,自以為是,想要當台灣偉人,想要拯救人民。然而他的起心動念,好像民進黨很對不起他,把他壓在腳下,所以想要藉機報復。

至於王金平是隻老狐狸,很早就表態想參選總統,卻沒看他認真投入。他好像只是很想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很怕在國民黨內成為失勢的老人。於是任何人跟他談,想要取得他的合作,似乎都很困難。

郭台銘選總統要面臨分散國民黨票的罵名,以他熱愛黨國的英名,不可能硬幹,除非國民黨換將,換他披掛上陣。柯文哲當總統的意願雖然不高,當他有可能顧慮到市長任滿後,以後沒有政治舞台,所以放手一搏。王金平深層的動機,只在乎晚節得保,不要成了孤獨老人。

所以這樣的三人,應該很難組成鐵三角,因為有不同的政治理念,不同的企圖心,甚至有不同的支持群眾。雖然目前有近四成的人民,還在猶豫徘徊投票的總統人選,即使這三人真的整合成功,人民不一定支持。所以不會是鐵三角,恐怕只淪為資源回收。總統選戰,終究回到二黨之爭,國家路線之爭。



2019-06-01

柯文哲版的「該來的不來」

文哲連任時,流失32%選票(見下圖),反而讓丁守中守住連勝文選票的94%,其他的藍營5%顯然也沒投給柯。另外,姚文智拿到244,342票,柯卻少了273,320票;不只綠營跑了,連中間選票都不見了。換句話說,柯四年來、投「藍紅」所好的言行,都是做白工;而他很早就宣稱可以掌握的「經濟藍、知識藍、淺藍」,只在民調上製造他支持度不墜的假象,實際上卻完全沒投他。剩下支持他的,只是一群不願讓國民黨拿走台北市而已。



我們先前提過到的「該來的不來」故事,在此剛好可以分成前後三段,分別對照:柯文哲批離職的人「沒得抽」、嘲笑民進黨「養虎為患」及把領養的狗戲稱為「柯黑」,「不經意的一句話,卻讓人輕易看清其真正立場與心態」。

「該來的不來」故事柯文哲流失的支持
有個人請客,看看時間過了,還有一大半的客人沒來,主人心裏很焦急,便說:「怎麼搞的,該來的客人還不來?」

一些敏感的客人聽到了,心想:「該來的沒來,那我們是不該來的囉?」於是悄悄地走了。
2017/09/29 名嘴黃越宏爆料,柯文哲跟他聊天時,談到市府人員紛紛離職,竟說「啊!沒得抽,就走了」。

(反過來說,留下來的,就是「有得抽」?)
主人一看又走掉好幾位客人,越發著急了,便說:「怎麼這些不該走的客人,反倒走了呢?」

剩下的客人一聽,又想:「走了的是不該走的,那我們這些沒走的倒是該走的了!」於是又都走了。
2018/08/30 「那時候,你要說『養虎為患』也是,當年是幾乎所有綠營的部長一對一家教般地教我,他們教我一遍,再去教小英,我是被試教的,所以我們兩個是同一套老師教出來的。」你是虎嗎?「就是說,哇!因為這個學生太聰明了,就全部都教給我。」

(其餘幫過他的,豈不是也會被他譏笑,「養虎為患」?)
最後只剩下一個跟主人較接近的朋友,看了這種尷尬的場面,就勸他說:「你說話前應該先考慮一下,否則說錯了,就不容易收回來了。」

主人大叫冤枉,急忙解釋說:「我並不是叫他們走哇!」

朋友聽了大為光火,說:「不是叫他們走,那就是叫我走了?」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2019/05/29 鍾小平原先說要將小黑狗取名為「柯粉」,柯文哲聽聞後頻頻大笑,也開玩笑地說,這隻黑狗應該叫「柯黑」。

(這不就呈現,在他心中真實的想法,不管是「柯黑」或者「柯粉」,都被他當成「狗」?)

現在最大的問題,不只在柯文哲把「柯黑」當狗嘲弄,連「柯粉」都一樣,這些都會回映在支持他的選票上。其實,柯為了凸顯自己的優越感,把台灣人視為狗,已不是第一次了,他早在2016年1月3日就說過:「台灣只有順民,因為個性跟基因有關,比較乖的狗跟比較乖的狗交配,生出來狗比較乖,而台灣歷史上反抗者都被抓來殺,剩下比較乖的人結婚,所以台灣人越來越乖。」



2019-05-25

柯文哲「支那基金」大賠,遷怒蔡英文!

文哲自從2014年選上台北市長後,就開始媚共:如2017年,習近平要聽柯在《中天電視》講了「兩岸一家親」與「兩岸命運共同體」,才允許他參加上海「雙城論壇」,此外,柯還加碼大罵蔡英文推動的「前瞻計劃」。同樣的戲碼,今年又在參加該「論壇」(預計6月或7月)之前上演,柯除了攻訐蔡英文的「兩岸政策」之外,還罵她是「挑釁者」,跟郭台銘指責她「麻煩製造者」的態度一模一樣,很多人都認為柯文哲一定有什麼把柄被捏在中共手中。


在釐清柯文哲與支那的關係之前,卻看到在2018年2019年公職人員財產申報資料,他分別投資2檔及4檔「支那基金」。我們檢視「境外基金」及「國內基金」的績效,從2018年2月28日關稅貿易戰開打~至今,發現都呈現大賠。

如3檔「境外基金」,一度跌幅超過25%,現在還是賠:


唯一的「國內基金」,一度跌幅約40%,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


關稅貿易戰是支那不遵守對WTO的承諾,由受害最深的美國總統川普發動的,台灣(產業)也是受害者。「基金」購買前,也都規定須把風險告知投資人;如今「基金」有所損失,卻遷怒蔡英文,實在說不過去。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