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20

「工鬥」與「錢不夠花」運動

較「工鬥」去年強勢主張「兩例」(簡稱「工鬥運動」),與今年軍公教警消反年金改革運動(簡稱「錢不夠花運動」),我們覺得頗多雷同之處:「錢不夠花」運動雖喊出比照「太陽花運動」,卻老是模仿「工鬥運動」的抗爭模式,如「接力絕食」、「攻佔立法院」、「灑冥紙」、「丟煙霧彈」...,到「419」的打人,如出一轍,甚至連打人後的詭辯聲明跟他們的最終目的,都一模一樣。因此,我們高度懷疑,這兩場抗爭的核心策劃小組,是否同一批?

這裡節錄於「錢不夠花」運動中,彰化軍公教聯盟召集人吳萬固在昨日(4月19日)三立新聞晚間「新台灣加油」節目的發言來做比較,請分別觀看以下影片的8分29秒、11分29秒及21分20秒三個段落,尤其是最後兩段:


我們將第三段中、吳萬固的說法與「工鬥」的聲明做出下表比較:

運動名稱「錢不夠花運動」「工鬥運動」
雷同部分吳萬固說法「工鬥」聲明
雷同內容今天所有的事情 都是政客跟民進黨談話造成的...我講過 今天人如果抓狂了...不要說打人了 殺人都有可能...今天就是有話無處說 你們還ㄧ直刺激 我只好...我說很多事情 都是對方刺激造成的...很多兇殺案 都是被刺激才發生的今日所引發的衝突,根本主因是民進黨政府在砍假議題上,罔顧一切最基本的程序正義,一再貫徹完全執政的「執政暴力」,而柯建銘近日來更是不斷發表挑釁群眾言論,諸如「感謝900萬勞工一路相挺」、「打電話抗議不夠力,用罷免比較快」等等激化群眾的發言。在這樣的氛圍底下,非預期擦槍走火所導致的事件。

由上表,我們非常納悶地看到,兩者有志一同,都不為「打人」道歉,反而都是堅持,都是因為「民進黨...」,又非常湊巧地共同指控「他們受到民進黨的語言刺激」。

更令人驚駭莫名的相似性是,他們亦有共同的心聲。

「錢不夠花運動」的真心話,擷圖自上述第二段:


「工鬥運動」的真心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莊豐嘉 2017.04.20 評論》年金改革大戰 蔡英文取得制高點

無論是年金改革還是司法改革,蔡政府的策略都遵循溝通再溝通的方針進行,無非是讓民意有宣洩和對話的機會。雖然同時也暴露出許多無效率的缺點,但以台灣依然缺乏理性看待彼此言論的環境,蔡政府這項方針的堅持貫徹,的確讓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2. 林瑋豐 2017.04.19 幕後》2場公聽會包辦公、教,民進黨「以退為進」完勝年改戰場

立法院司法委員會經過國民黨立委今(19)日一整個上午的程序發言杯葛,藍綠黨團協商決議,下午只進行質詢、不進入審查,下周加開2場公聽會之後,再進行審查。看似年金改革法案審查進度受阻,但事實上,協商結論讓國民黨拿了面子、但民進黨贏了裡子,不僅原本規劃審查年改法案的進度沒有實質影響,連退休教職員的年金改革也得到國民黨團背書,可以一起啟動。

今天傍晚司法委員會散會前,《公務人員退撫法》草案已進行完質詢,並且由議事人員開始宣讀所有版本92個條文完畢,下周一還能開始《公立學校教職員退撫條例》草案的詢答,事實上,年改法案審議其實還「進度超前」。



2017-04-09

中華民國滅亡の世界紀錄

啟賢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日前又提到「沒有2018,就沒有2020,沒有2020就沒有國民黨,沒有國民黨就沒有中華民國」;他還強調「這次黨主席選舉很重要,不僅關係到國民黨的發展,更關係到中華民國的存在,以及台灣的和平與繁榮,更關係到亞太地區的安定。」讓PTT鄉民也陸續回顧「中華民國滅亡次數」。我們亦特地Google了一下,不只國民黨在選舉時慣用這個「恐嚇牌」,親民黨運使起來也毫不遜色,共創世界紀錄(目前已有37次):

中華民國滅亡の世界紀錄
次數日期國民黨/親民黨政治人物「中華民國滅亡」之說法
11949年10月10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
21950年03月13日蔣介石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幾乎已等於滅亡了
31952年02月02日蔣介石我們中國現在已經到家亡國破的時候了
41994年10月02日趙少康陳水扁當選市長,中華民國就滅亡
52000年宋楚瑜陳水扁當選總統,中華民國就滅亡
62002年11月17日張昭雄現在是中華民國生死存亡之際,宋楚瑜所領導的親民黨就是要維護中華民國、維護這塊土地與人民
72003年07月16日宋楚瑜國親合作攸關中華民國生死存亡,大家要把連戰推上總統寶座
82003年10月30日連戰總統大選是捍衛中華民國或消滅中華民國的關鍵選戰
92004年連戰、宋楚瑜陳水扁連任總統,中華民國就滅亡
102004年01月12日郝柏村總統大選關係中華民國存亡,必須發揮黃埔軍校精神,協助連宋贏得總統大選
112004年01月31日許歷農、郝柏村、李煥與梁肅戎總統大選攸關中華民國存亡,泛藍要團結一致協助連宋贏得勝利
122004年10月01日親民黨立委候選人張顯耀立委選舉攸關中華民國存亡
132004年11月11日連戰選舉此刻是中華民國的危急存亡之秋
142004年11月14日宋楚瑜第六屆立委選舉是中華民國存亡關鍵,泛藍如果沒有過半,中華民國即將走向滅亡
152004年12月07日國民黨新竹市黨部主委張逸華國民黨力保新竹市藍軍一席,不但攸關國民黨絕續,更是中華民國存亡之戰
162004年12月09日親民黨立委此次立委選舉是中華民國的存亡關鍵,呼籲愛國的泛藍選民們,一定要站出來投票
172005年04月02日馬英九參選國民黨黨主席他的參選關係到中華民國的存亡續絕
182007年07月28日國民黨台南縣議會副議長周賜海立委選舉攸關中華民國與國民黨的存亡
192007年11月16日蕭萬長2008總統大選攸關著中華民國存亡,也攸關著台灣經濟的興衰,為了台灣人民好,必須投給國民黨
202007年11月19日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吳光訓2008年大選攸關中華民國存亡,攸關台灣經濟的興衰,為了台灣人民更好,必須支持國民黨
212007年12月08日吳伯雄批評民進黨製造仇恨2008年立委選舉與總統大選是中華民國存亡關鍵,呼籲選民支持國民黨
222008年01月10日宋楚瑜立委選舉是中華民國存亡之戰,全世界也在看台灣是否會因為這次選舉走向分裂
232008年01月10日親民黨新聞稿這次立委選舉是中華民國存亡的關鍵戰役
242008年03月02日新黨金門縣長李炷烽總統大選是中華民國存亡的最後一戰,也是百年國民黨生死存亡的一戰,金門鄉親都不能置身事外
252011年11月26日郝龍斌2012大選是中華民國存亡絕續的一戰,一定要用選票捍衛台灣
262014年02月22日胡志強市長選舉攸關2016年總統大選,若台中市長讓民進黨選上,台灣沒了、中華民國也沒了、兩岸和平發展也沒了
272014年11月15日郝柏村連勝文敗選,中華民國會亡國
282015年07月04日洪秀柱我不能說中華民國存在
292015年10月05日「挺柱特攻隊」若換柱成功,中華民國就亡了
302015年10月08日南市議會國民黨黨團書記長盧崑福眼前氣勢將會讓民進黨篤定拿下總統寶座,立委席次也將過半,如果修改憲法,屆時中華民國將走向歷史,台灣將走向戰爭甚至滅亡
312015年10月18日朱立倫九二共識不能被取代,而且如果民進黨完全執政,中華民國將會被滅掉
322015年11月01日國民黨副秘書長黃昭順這次選舉不僅是關乎國民黨的勝敗,更攸關中華民國的存亡,只有朱立倫當選總統,台灣才有和平的未來
332015年11月07日趙少康輔選國民黨立委張慶忠2016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非常重要,牽涉中華民國存亡,張慶忠、朱立倫一定要當選,未來經濟才不會面臨困境
342016年09月03日國民黨黃復興黨部退將吳其樑蔡英文提年金改革,是要消滅中華民國
352016年11月24日洪秀柱國民黨若亡了,中華民國也將走入歷史、成為灰燼
362017年03月10日國民黨黃復興黨部退將吳斯懷蔡政府推動年金改革,中華民國都要亡國了
372017年04月08日詹啟賢參選國民黨黨主席沒有2018,就沒有2020,沒有2020就沒有國民黨,沒有國民黨就沒有中華民國



2017-02-28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策劃「黃智堅栽贓事件」?

黃智堅(Huang Vincent)接連兩天對蔡英文「開戰」後,我們發現,黃第一天「栽贓」蔡對他說「你這一生不一定等得到『同志婚姻』」,第二天已改口為「你這一輩子不一定等得到『婚禮』」,雖用「自己人格保證」對賭(見下圖),但「用詞」的轉變卻顯露「栽贓的破綻」。總統府即使公布當天相關的逐字稿澄清(見圖下),但與之相關的同志團體已經發動「剪卡抗議」及聲討「騙票總統」了。

01:54:22

總統:等了這麼久了,不要毀在最後這一段,如果因為等了很久,在最後一刻,耐不住的時候,可能毀了前面的努力,我知道在最後的一刻都是很困難的(...被打斷)

01:54:36

黃:但是我的生命不能等待
總統:我知道,但是,即便你的生命不能等待,你也要為其他的人的未來,也替他們想一想。

01:54:46

黃:你支持我,我願意為你擋子彈

01:54:51

總統:沒關係。但是,其實我過年發紅包的時候很多年輕人跟我說,我希望今年能夠結婚,做一個總統難道不會心裡想說我想要成全你嗎,但事實上,這不是今天踏出這一步就走到了,很長的一條路,而且越到後來越困難。

(後面黃未再發言)

黃智堅後來卻堅稱「不是政治算計和攻擊,不是謊言與造謠」,對他來說,只算「失言」及「和總統實際所說的話,有某些程度的落差」,我們總算明瞭「海水退了,沒穿褲子」的是他自己。


我們起先比較注意的是,「做偽證」的Cindy Su。儘管她同意「逐字稿是正確的」,卻認定「應該不難解讀」;後來的「道歉」文,更強調她堅持對蔡「那段話的解讀至今還是不變」(見下圖)。我們無法理解她「無法自圓其說」的思緒,但她與黃智堅會見蔡英文當天,是以「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代表出席。


倒是社民黨呂欣潔「站高山、看馬相踢」的評論,「公佈逐字稿去讓社會的壓力回到一個身障同志身上,這是總統府的高度嗎?」,特別強調「高度」,引起我們更大興趣她的角色。我們首先查到,之前立委選舉時,呂就是找黃智堅出來助選,對嗆她的對手費鴻泰;而且,2016年11月8日,立法院通過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一讀,該法案在立院由尤美女委員代表,呂則是民間代表之一,共同推動。


在網友及學妹對她「護航黃智堅」的質疑下,呂欣潔發表了「加強版」說明,強調「我一直以來的發言都沒有說『Vincent沒有錯』」。


但有網友馬上貼出呂欣潔自己寫的文章打臉,「我不覺得V有錯,就是因為蔡英文就是這個意思」;呂在該文還承認,黃智堅就是她找去見總統的同志代表。


更多人質疑之下,呂欣潔「圓謊的技巧」,雖然有長足的進步,但更加難堪。


回到逐字稿拆穿黃智堅栽贓誣衊蔡英文之後,黃突兀地表態「不是政治算計和攻擊」,這樣說才令人意外:一、如上所述,立委選舉時,呂欣潔就是找黃出來嗆聲費鴻泰;二、當時,黃還用他的廣播節目,製作文宣(見下圖),推銷綠社盟候選人;三、東窗事發後,呂則全力護航。因此,我們認為,「不是政治算計和攻擊」的說詞,極有可能刻意在掩護呂所扮演的角色。


若立委選舉時,呂欣潔能找黃智堅出來嗆聲費鴻泰,又一起見蔡英文,那麼再找黃向總統「開戰」,應該也是合理的推測。再者,既然呂能「代表」民間同團體與尤美女共同推動婚姻平權民法修正案過了一讀,現在仍是「婚姻平權大平台」的總召(見下圖),由她主導這個平台的「失望」新聞稿,更不會令人意外。


呂欣潔找黃智堅一起見總統,想必兩人會互相討論並分享彼此的看法與感受。若當時不能接受蔡的態度(如以上呂的臉書留言,「你知道現場看蔡英文那樣疏離的表情一付不關我事的語氣有多令人心寒嗎?」),何以呂在事發後第一時間「站高山、看馬相踢」的評論之第二點,卻是表達「我覺得當天結束大家雖不滿意但還能理解總統的態度從何而來」?呂矛盾的謊言與前後不一的破綻,顯然也是企圖掩飾自己在「黃智堅栽贓事件」的角色。

所以在表面上,大家看到黃智堅栽贓誣陷蔡英文;但事實是,呂欣潔一邊護航黃,另一邊在「煽風點火」。否則,「婚姻平權大平台」的「失望」新聞稿,怎麼「還有那個臉」拿黃智堅的「栽贓誣陷」來說嘴?我們認為,這一篇才是對蔡英文「正式開戰」的檄文。

最好笑的是,呂欣潔跟旺旺記者說,「團隊會討論是否陪同Vincent共同出面說明」,如今是黃智堅自己在臉書道了「不明不白」的歉,這就是她們討論的結果?

「黃智堅栽贓事件」若與呂欣潔無關,為何她會對記者說,「『團隊與當事人錯估』這起事件造成的影響,對此造成傷害覺得很抱歉。」「團隊」與「錯估」同時出現,是否代表呂終於露出馬腳?這起「栽贓蔡英文」事件,是由她領導的「婚姻平權大平台」團隊與黃事先策劃的陰謀?這個疑點,恐要由呂黃兩人出來講清楚。

基於黃智堅曾與國民黨立委共同推動身障工作者提前退休的法案,自然讓人懷疑他原先的政治傾向,如鄉民ezdoesit即留言分析過:

昨天看到一位同志朋友在臉書轉述他一位深藍同志朋友的話「我只要能扳倒蔡英文,同婚有過沒過沒關係。」

我不知道這樣深藍的同志比例是多少
我也不知道Vincent Huang是不是就是這樣的深藍同志

但假設有這樣一群同志存在
扳倒蔡英文比同婚還重要

那麼對支持同婚的蔡英文開戰 似乎就變得合理了
(回答了你問的,這些人要的是什麼?)

不道歉,也合理了
(新聞可以報導同志團體說蔡英文騙票,道歉不就幫到蔡英文了?)

最最最不合理的東西,也合理了
這個最最最不合理的東西,就是如果這些作為最後導致同婚沒過呢?

最好啊!那不就落實了蔡英文騙票的這個指控?

反之,如果蔡英文真的實現同志婚姻,我還要內心矛盾的感謝她呢!
可是,我是藍綠看的比同婚還重要的深藍啊!!!!!
這會很痛苦!不要啊!
一個民進黨的總統為我實現同志婚姻了!!!!
怎麼可以!
最好有一個國民黨的總統來為我實現同志婚姻。

所以,同志婚姻沒過就沒過吧!
扳倒蔡英文比較重要。

不知道有多少比例的同志,是屬於這一類的?
不會完全沒有。

只要有這樣的同志存在
那很多不合理的事情 就合理了

他們不要一個民進黨的總統為他們實現同志婚姻
就算這是國民黨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也不要


以下是挺同與反同兩造對「黃智堅栽贓事件」各自的觀點,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一覽。

挺同觀點反同觀點
作者:侯宗佑作者:Kevin1103
好吧,本來不想說的,但今年過年我的心願就是不要再假nice,要當個坦白而真心的jerk。So here it is. 完全政治不正確。

當然是關於同運團體跟總統會面後的風波。

先說結論:如果是這樣的代表們要繼續代表我,那就請為自己的錯誤先道歉再說。不然,對不起,請把我捐的錢退給我,我不想資助這種互相包庇開脫的小圈圈團體。去年各種活動跟贊助,我前後加起來,捐了快一個半月的薪水。對,整整一.個.半.月.的.薪.水。

我知道跟整體比起來,這只是一點小錢,可是當我們要質疑Vincent的做法不對的時候,總是有護航的聲音說:人家從第一哩路就在了,出很多力,罵他是豬隊友之前,為什麼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算不算是隊友。

嗯哼,好,所以像我們這種支持婚姻平權的平民老百姓,只能捐款不能出聲。我們只能捐錢讓他們代表我們,而我們就只能當一個溫良恭儉讓的社運提款機。

社運提款機,這是我真實的感覺。領了我們的錢,拿去吃他們自己的同志平權自助餐。選舉可以罷免,投資可以有股東會,為什麼社運團體可以是不受監督也不能批評的霸權?我們出聲又會被罵是社運貴婦,給錢還不能批評,不就是提款機嗎?

還有,自己出包,就說:我不代表誰,我只代表我個人。But who cares? 當大家認定你進去總統府是代表所有支持婚姻平權的群眾,你就是。沒有人care你覺得自己代表誰。

這就是平權自助餐第一道:多重身分自由切換。面對立委的時候就代表廣大長期受壓迫的同志們,進去面對蔡英文的時候代表不能再等的同志心聲。但一出大門只要被罵,哇靠,面對憤怒群眾就變成因為手術、因為中年、壓力很大的「我只代表自己」。

你馬英九嗎?一下個人、一下國民黨主席,一下總統。反正會被罵的那個分身永遠在家裡就對了,啊不就好棒棒,霍格華茲變身術滿分。

別人會怎麼想?不就是「甲甲就愛造謠」嗎?不就是「甲甲不守信,答應保密談話細節之後,隔幾天一不開心又把記錄斷章取義抖出來」。你以為你真的那麼重要,全世界都能夠把你跟你代表的族群切開?你真的以為大家會把李來希跟反對年金改革的軍公教切割嗎?

再來,平權自助餐第二道:「我最弱勢,我超可憐,我絕不會錯。」如果我傷到別人,一定是they的錯,而且被傷到的人不可以究責,否則就是對我的弱勢處境視若無睹。

一開始硬是一口咬定蔡英文有說:「你這一生等不到婚姻平權」。大家開始群情激憤,希望總統府給個交代,交出對話錄音,看看小英是不是真的有說這些話。

好了,總統府真的給大家看逐字稿了,他的戰友說什麼?

「大家想一想公布逐字稿去讓社會的壓力回到一個身障同志身上,這是總統府的高度嗎?」

Excuse me!? 話都給你們講就好啦,一開始要人家公布,後來公布過後你又覺得是小英的錯?而且壓力來源是什麼?不就是因為他自己硬要把別人沒說過的話塞到總統嘴裡嗎?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擔有那麼困難嗎?

不要再扯什麼「我覺得在那種情境下,聽起來意思是一樣的」。Sorry,我聽起來兩個意思就差十萬八千里。如果連兩方溝通基本的理解都有困難,那我可不可以質疑一下進總統府代表的遴選標準是不是有點問題?

而且我最討厭的,就是最後的聲明特別提出「身障同志」。整天拿弱者保護傘去遮醜(而且是不相干的醜)就好了嗎?因為他是身障同志,所以就不用道歉嗎?如果越多重弱勢身分可以讓每個人有不同的道德標準,那我們是不是明文定出來,讓大家也可以清楚一點?比如同志可以造謠,身障同志造謠可以不用道歉之類的。那如果又是同志又是身障又是新住民家庭跟原住民混血還住在離島的,如果轉述失誤,有什麼豁免優待呢?

不覺得很荒謬嗎。我們當然要學習理解弱勢處境,但弱勢標籤不是拿來揮舞當作免死金牌的。

我不認識Vincent,但我每次遊行後都有看他上台演講,所以我知道他本來就是容易激動的人,也知道他不是故意造謠。可是傷害跟錯誤訊息已經造成,而最令我生氣的反而是其他代表不但不公開反省,反而還護航,甚至把炮口繼續對向原本被誤傷到的人。我真的覺得莫名其妙。如果要道歉,搞不好這些代表還比Vincent更應該公開道歉。

當然,護航的原因也沒那麼難理解,大概就因為是同個小圈圈,所以互相cover也是義氣的必然。看久了就發現社運圈比政治圈企業界更講求關係,檯面上理想侃侃而談,超不屑有權有錢的人,檯面下手段沒什麼兩樣。

更討厭的,就是只要被質疑被批評就「我又沒有拿錢,我出來為大家奉獻成這樣還要被質疑」然後在檢討會上泣不成聲,大家同溫層上去一起抱抱。幹,好溫暖喔就是這革命的同袍情誼。講難聽點,不爽不要做。社會團體拿的也是社會資源,拿人資源就要受監督,不要怕批評。

我很賭爛看到社運團體常常充滿自戀的人,整天叫窮叫辛苦,覺得沒有自己不行。說白了啦,你唯一這麼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不拿錢。哪天社運人士也受勞基法保障,開始要發薪水的時候,搞不好就可以招到更down-to-earth一點的人,不會像現在狗屁倒灶的事一堆。

我也討厭雙重標準。如果身處一個同志的處境可以讓人在心急的情緒之下轉述失誤,那很多萌萌在說同志亂倫、性變態、人獸交的時候不也是可以原諒?你真的跟他們在街頭接觸過就知道,他們的擔憂是真實的,情緒也是真實的。但是情緒不能成為說謊造謠的藉口,更不能成為隊友護航的理由。同樣的,為什麼不能考慮一個總統在那個位置的壓力之下,讓他不能跟選舉時候一樣直接公開承諾,而必須默默進行一些必要的步驟?

還是一個人只要選上,只要掌權,就要萬能,就要馬.上.達.成.你的願望,不然就是騙票。而且說真的啦,說生命不能等,真的不能等的話不是應該要妥協用專法嗎?這樣你馬上就能享有部分權利了啊?那為什麼你不願意妥協,不就是因為「即便你的生命不能等待,你也要為其他的人的未來,也替他們想一想。」嗎?

這根本是一樣的立場啊,為什麼你自己這樣表達就可以,總統說這個就不可以,你就要爆走?

Grow up! 你們這些自戀的水仙寶寶!



回到最根本的,同志平權自助餐的共同菜式:對政治運作缺乏認知、對社會現實不屑一顧。所有進步運動的問題都來自於這一道,可以說是萬變不離其宗。

我最常被惹火的兩句話是「我們結婚是基本人權耶,基本人權幹嘛要溝通」還有「他選上他要負責做到啊,我幹嘛去了解他們裡面是怎麼運作的」,排名不分先後。

要說基本人權不須討論的,生命權夠基本人權了吧?你要不要直接先去挑戰在台灣通過廢死?說真的,死刑犯是槍斃還是無期徒刑,關其他人什麼事?

可是抱歉,要不要死刑,就是要經過全民討論溝通的一件事情。生命權猶如此,大法官還沒說算不算基本人權的婚姻平權,憑什麼跩個二五八萬的拒絕溝通?

而針對「我不想理解政治是怎麼運作」的說法,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耶,基本人權也是政治,你能不能結婚當然也是政治,總統當然也是在政治的整個體制跟斡旋底下推展他的政見。

所有政黨都不是鐵板一塊,民進黨在同婚裡面就有專法派、民法派、也一定有同志都去死什麼都別想的那一派。再加上傳統的長老教會勢力,你們覺得是很好處理嗎?喔不對,我不能問這個問題,因為你們根本不想知道是怎麼處理的。你對民主政治的想像還在帝制封建,小英是尊貴的你們所欽選的皇帝,他一道聖旨,風行草偃,說什麼就是什麼,同婚就這樣通過了,事就這樣成了。



皇權復辟嗎?



人家長老教會跟民進黨的關係多深厚,你以為你去年的一票是多重要,可以讓人不用溝通,直接放棄以往的老戰友?而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過年的時候都不急,上個星期突然就變成不能再等了。是因為專法的草案出來了嗎?那不就是專法派故意洩露出來探風向,本來法務部早就有的研究案而已嗎?連這點基本的黨內運作都看不懂,就在那邊大聲嚷嚷民進黨要轉彎啦,動作太慢啦!要跳票啦!然後莫名其妙把情緒直接發洩在總統身上?對,當初承諾的是她,但是如果她現在出來登高一呼,反而會讓事情不成,你這樣會比較爽是不是?

在這個浪潮,你不幫著民法派去壓制專法派,反而啪啦一巴掌打在小英臉上,再罵所有曾經幫助你的隊友都動作太慢、都是騙票,都是政客,真心換絕情。原諒我,但我真的看不懂這群人是在drama queen什麼。

給政府壓力可以,但不是這種起乩的癲狂無差別攻擊。離你越近的傷越深,誰敢幫你?這樣鬧下去,民進黨大可認賠殺出,跟國民黨配合一下,就能把整個法案送給反同立委,讓他們在立法院把整個法案封殺,回去還可以跟教會請賞。到時候不過你能怎樣?

遊行來那麼多人,真的因為同婚不過會造成選舉結果改變的可能性有多少?到時候是不是又是只能一群進步人士在街頭崩潰?大喊政府跳票、垃圾不分藍綠,再擺出一副先知姿態說我早知道蔡英文就是空心,根本沒有真心要推同婚。

然後那時候,那些在總統府說「同志都不能再等了!」的戰友突然又可以等了,也不會想想都是自己把好好的局搞掉。小圈圈嘛,互相舔舔傷口,下次登高一呼,又會有很多新鮮的社運提款機咻咻咻吐鈔,資助你們上演一場我是永不放棄的英雄的進步大戲。




能不能實際一點?當運動進入體制內的階段,就不要再把街頭那一套充滿激情與口號的演出完全移植進來。那只會有反效果。就事論事,對政治現實跟運作敏感一點,手段小心一點、高明一點,不要自以為聰明,把交手的政黨跟支持你們的群眾當白痴。想辦法努力擴大支持的群眾基礎,甚至把專法派都當朋友,而不是排除所有不是從第一哩路就加入的朋友。

從第一哩路就走很好,但是在路上搞砸的人,該負的責任還是要負。現在還來的及,請亡羊補牢吧。記錯內容的、無理護航的代表們,道歉吧。道了歉也是個停損點,該走的進程,也才能繼續下去。
我文章開頭就講明了,我是反對陣營。
網路上的文章都會留下紀錄,敢來這邊波文,就是不怕你們去查我之前在八卦版或政黑版的文章。
所以我開宗明義就說,我看起來像鷹派,但其實我是鴿派。
------
為什麼我敢說我是鴿派?
離開同溫層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真正的鷹派是連專法的選項都不給你們,打算跟你們焦土戰打到逐街逐巷,連理性對談空間都不存在的,那才叫鷹派!
你們以為這種人很少?
我直接說白的,這種人超多,而且是那種民調測不出來的那種。
------
前面有一篇文章是從立法議程,剖析目前修法進度的文章。那篇寫得不錯,但是缺乏對目前各方戰鬥力情況的深層評估。
以下是我以一個觀察台灣政治超過20年,各種大大小小議題看過,跟人戰過不下數百件的經驗,來跟你們說目前真實的風向。
至於我說得準不準,經常接觸政治議題的老id自有公斷,我也不強求你們認同。

------
首先,在各方陣營中,
你們最主要的敵人是基督教、國民黨、社會上的保守人士。
最大的盟友是民進黨。
跟你們處在同溫層的是時代力量跟綠社盟。
如果你們真的想讓這個議題過,本來最佳的策略應該是加強盟友對你們的支持,盡可能讓你們的敵人不反對你們。
但是你們目前主流派(掌握大部分聲音)的做法卻是造成:降低盟友對你們的支持,並且持續對你們的敵人進行挑釁。
這就是為什麼蔡英文會苦口婆心的跟你們說:忍了這麼久,不要毀在最後一刻。
她會跟你們說這個話,就表示在這個議題上,她也沒有絕對的把握。甚至戰到最後,很可能連專法都沒有。

------
為什麼我會這麼說?
就從枱面上的政治力量做解析。
跟你們處在同溫層,完全主張民法派的是時代力量跟綠社盟。為什麼?因為他們是小黨,像你們這種小眾到不行的力量,他們能夠多拉一張選票進行鞏固,都是賺的。因為整體的社會基礎不夠廣,相對而言,他們比較可以不必顧慮那些反對的力量。(反正那些票本來 就不是他們的,一加一減下來,多半是賺的)
尤其是綠社盟,去年那種大順風的情況,不要說區域立委沒辦法單殺國民黨,就連不分區也一席都撈不到。這還是兩個小黨抱在一起取暖的情況。
不要以為這很可惜,說實在話,那天開完票,電視上在做分析檢討,我看到范雲對綠社盟的戰果還在自我感覺良好,我看了都快笑了。
整個完全就是不接地氣,對我們這些政黑版親綠的老id來說,選前就評估綠黨出來,基本盤頂多2%,加了社民黨報團,還是2%。選票開出來,果然一點也不意外。
這就是為什麼這兩個黨敢無條件支持民法的關係。社會基礎太小,有你們的奧援,那怕只有多一張票,都是賺的。

------
再說到民進黨的情況。
你們覺得民進黨是你們最大的盟友,就算不是挺民法,至少也是挺專法。兩個加一加,穩穩過半,這讓你們覺得,哇塞!形勢大好,此時不衝一波,直接修民法,更待何時?
這就你們處在同溫層中最大的盲點!

民進黨內主要支持你們,聲音最大的是那些人?
主要跳出來開炮的這三個:尤美女、段宜康、林靜儀。這三個有一個共通點,都是不分區。這點應該也很多人跟你們說過,我就不多說。
我直接說比較細的。
尤美女是彰化人,長年靠不分區來當立委,跟彰化地方根本脫節,下去選區域,除了被當空降部隊,而且必死無疑!
段宜康的本陣在萬華,林郁芳是他的老對手。這一次為什麼中正萬華會由肥迪出來選?因為段宜康自從改單一選區,從來沒贏過對手,變得只敢躲在不分區,不敢到區域跟國民黨 戰,所以肥迪才有出來選的機會。(反正段宜康也選不贏林郁芳)
最後是林靜儀,她的地緣關係在北屯。北屯我算很熟的,但是對北屯人而言,林靜儀這個名字,根本就沒多少人聽過。如果會把選票蓋給她,多半是認黨徽蓋的。她的對手盧秀燕 ,有可能是國民黨在台中戰力最強的,因為北屯那邊有很多大眷村,她要選贏盧秀燕,只能說是阿婆生子。

------
為什麼上面要寫這些東西?
因為民進黨,甚至整個非國民黨勢力,長久以來的文化就是實力主義,有戰功的人說話最大聲!
這些不分區立委,在基層看起來就是在那邊吃閒飯的。所以很多老屁股像段宜康,還有蔡煌瑯這種才會被笑說只敢躲在不分區。
平常吃閒飯是沒關係,但如果吃閒飯還要拼命拉屎給人擦,那就會被公幹了。對一堆dpper來說,尤美女去捅同婚議題這個馬蜂窩,就是標準拉屎給人擦的動作。
或許你們會說,婚姻平權明明就是蔡英文自己開支票,所以尤美女沒錯。
我講坦白話,民進黨不是國民黨,從來就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尤其是這種重大爭議問題,火真的燒起來,自己同志先打一場再說,就算殺到刀刀見骨,也是很正常的事。

------
那麼為什麼民進黨目前給你們的感覺,會讓你們風向大好,如有神助呢?
關鍵在蔡英文挺你們,她想讓同婚議題過關,所以下面的人看風向也知道,對很多風向黨來說,就是裝惦惦不出聲,看風向辦事。
所以你們才會有一種錯覺,好像大部分的民進黨都挺你們。
但是也有一些立委像劉櫂豪,趙天麟這些人完全是擺出反對的態勢(不管蔡英文怎麼想),因為這實在跟他們的基本信念跟社會基礎落差太大,願意妥協支持專法,已經是犧牲到不能再犧牲的程度。
對這些人來說,到最後真正進入表決戰。照你們的想法,如果讓民法過,最好就是蔡英文祭黨紀。
我告訴你,別傻了,真走到為這種祭黨紀,基層群體暴動起來,蔡英文跟馬英九一樣弄到跛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這也就是蔡英文沒絕對把握的關鍵因素,民進黨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數。

------
再說到你們的敵人國民黨。
國民黨敢跳出來大聲反對的賴士葆跟費鴻泰,這兩個都是區域立委,而且還是你們認為對你們最友善的台北選區選出來的。
這兩位在藍營的份量就不用我多說了,萬年立委,正藍軍中的正藍軍。
至於支持你們的那位許姓不分區立委(抱歉,知名度太低,突然間想不起名字),這人對藍軍來說,頂多就是半路投靠,用來修飾不分區名單的角色。
隨時都是可以揮棄的!
甚至藍軍中有一種聲音,希望開除他黨籍,只因為他支持同婚議題。
這樣你們就知道國民黨對這個議題有多不友善了。

------
最後是因為這個議題被你們打成邪教的基督教。
基督教在台灣,因為政治立場不同,長久以來一直分成兩派,挺綠的長老教會跟挺藍的靈糧堂勢力。
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好歹都信同一個教。
彼此雖然私底下互相看不順眼,但多半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但是遇到同婚這個議題。
好玩了,居然可以因此看到難得一見的奇景,兩邊握手言和,共赴前方戰線。
不要小看這股力量。基督教之所被你們視為眼中釘,不是因為只有基督教反同婚,而是因為基督教基層的組織戰力最強,最容易冒出頭,所以看起來特別容易礙眼。
宗教界中,挺你們,色彩比較鮮明的,大概就釋昭慧。可是這個人比較像獨行俠,從來都是大炮,自己一個人單幹!
至於佛教界的慈濟什麼的,大概就是在旁邊看風向,儘量不去惹這個話題的態度。某種程度也顯示出他們在這個議題上缺乏組織協調的一致性。

------

分析完各方勢力後,以下是我對這個議題各方決戰分析。
目前這個議題,從進程來看,還處在雙方叫陣的程度,
以台灣政治議題的對抗來看,根本就還沒進入雙方真正大規模動員的程度。
或許有人會說上次遊行明明動員了25萬人,這叫沒動員??

很抱歉,對我們這些各種議題戰過不知道幾百輪的,
上次那種動員還真的只是初步叫陣的程度而已。
真正動員起來不是那樣的,而是逐街逐巷,焦土作戰的程度。
換言之,就是組織戰。
對台灣政治的生態而言,議題的空中輿論戰,或許能夠爭取到發言的曝光度,
(因為台灣的記者很懶,只會躲在網路上抄新聞)
真正決定政治勢力版圖的,從來都是組織戰。
這也是民進黨在台北巿一貫弱勢,但在中南部可以通殺的真正原因。
民進黨在中南部也是要靠組織戰來定江山。

所以為什麼,同志陣營的對手—
基督教勢力已經決定對全國各地基層的鄰里長進行全面的議題宣導跟說服!
因為他們比你們更懂台灣政治真正運作的生態。(很可能有高人獻策)

———
為什麼,我在上一篇提到這一點,會說一旦走到這一步,你們必輸無疑呢?

因為同婚這個議題,目前看起來,似乎很熱,
但說真格的,其實多半還停留在網路上互相叫陣的程度,
還沒真正深入到最基層的街頭巷腳。
最簡單的例證,就是你們可以隨便去找個菜巿場阿嬤,問她知不知道同婚議題,
以及對這個議題的看法。
多半是會對這個議題進度掌握還不深的程度。
但是假使你進一步跟她說,這個議題很可能今年就會通過,那她可能馬上就會跳腳。
這才是民調之外,台灣社會基層最真實的情況。
不去理解這個情況,一味抱著民調數字,很可能會重演2014年吳志揚被民調數字只有1X%的鄭文璨宰掉的情況。

———

那麼為什麼你們的對手基督教,會決定對基層的鄰里長展開全面性的議題說服呢?
原因有下列幾點:
1:這些人往往都是當地基層的意見領袖,很容易對輿論形成擴散效應。
2:這些人剛好就是我前面說的,很多是菜巿場阿嬤的等級,   
對你們而言,是離開台北巿後,最難說服的那一群人。   
反之,對你們的對手而言,要說服他們,簡直是輕鬆無壓力。
3:基層鄰長有地緣關係,大家是鄰居,容易說服。   
基層里長是最直接感受到選票壓力的一群人,比區域立委跟議員還要更直接。

你們的對手,早就做好盤算,一旦這個議題走到談無可談,
雙方進行全面性政治動員的時候,要從基層的組織戰開打,
從里長的層級把火燒到議員,再從議員把火燒到區域立委,
最後由那些目前還在等著看風向的區域立委把這把火燒到決策中央的程度。

一旦走到這一步,那會是蔡英文也壓不住的情況,
這也就是為什麼,蔡英文儘管她很想通過這個議題,
但仍沒有十足的把握的最主要因素。
對他們而言,我上面說的那些實際情況,他們不可能沒有預先盤算,
起碼老柯這個政治老油條就看得很準。

———

再說到基層組織戰,你們可以回頭看看自己的盟友—時代力量跟綠社盟。
這兩個小黨剛好是組織戰最弱的兩個政黨,
時代力量還好,起步雖慢,至少懂得開始學習經營基層。
綠社盟根本就是一堆咖啡廳左,彎腰去基層挖泥巴,對他們而言太辛苦了。
這也是為什麼,要論組織戰,你們完全看不到任何勝算的原因。

———

對你們而言,唯一的勝算只有一種情況,
就是趁議題還沒完全燃燒,蔡英文明面上還壓得住陣腳的情況下,
在最小碰觸對手底線的情況下,讓這個議案,先斬後奏趕快通過。
這是唯一可能的勝算,即便如此,
你們的對手還是很可能發動公投,把這個議案事後擋下來。

你說人權議題不能公投?
這種話,只有在你們同溫層內才說得通。
一來是你們其實也心知肚明,真要公投,你們很可能會輸,所以要說這種話。
二來是,針對同婚議題進行公投,國外都投過不知道幾遍了,
這些歐美國家有比台灣更不重視民主,而讓台灣有不能公投的理由?

在這個情況下,你們同志陣營的鷹派,
還在玩那套鞏固領導中心,持續挑釁對手的底限,
把主要對手基督教打成邪教。
照這種趨勢發展,我還真看不出你們有任何勝算...

如果對台灣社會有夠多瞭解,就知道,台灣社會的高度包容性,
對你們而言,是你們手中的最大武器,
所以我才會良心話跟你們說:上善若水,想辦法營造對你們有利的態勢。

可是一旦走到互相仇視對抗,對你們而言,最大的武器就不見了,
因為沒有高度包容的必要。
你們都可以把自己的對手批評成邪教了,
對照你們的核心訴求多元價值,不覺得在論述上完全站不住腳嗎?
你們都無法包容對手的核心價值了,憑什麼要求對手包容你們的核心價值,
尤其還是在對手比你們強大不知幾倍的情況下。

寫了這麼多,我不是來當說客的,
而是從現實面剖析,讓你們多瞭解同溫層以外,
外面世界的情況。
以上。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