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0

支那假造經濟數據,將是世界金融風暴的主因之一

那官方帶頭製造進出口假數據,早已臭名在外:如對照出口目的的十個國家之進口資料,支那出口到這些國家的數據,有不少差距;這個騙局在近年來,更有擴大的趨勢(見下圖)。而且,在今年9月,支那的國家統計局就準備在未來幾個月內,調整計算GDP的定義,目的是為了讓習近平掌權的政府能夠輕易地達成2014年GDP成長7.5%的目標,這個政治手段與動機,最能解釋為何自5月以來,美元持續創新高的同時,人民幣不貶反升的趨勢(見下下圖)。




外界根據支那官方的假數據,若無其他相對數據對照,往往只能做成錯誤的推論;要是支那官員也依一連串的「官訂」假數據制定對策,一定會造成大災難。

如上所述,支那的國家統計局製造更離譜的數據出來了,如7月及9月的進出口盈餘,分別佔史上第二及第四高,8月外貿也有大量盈餘,可以滿足習近平的要求;但外匯存底卻大露其底,在Q3時減幅千億美元,硬是十年來最鉅(見下圖)。有人說,支那外匯存底大減,可能是因為趁便宜大買黃金、石油及其他資源,但我們更相信是因為資金大量外逃,同時被習近平政府拿去維持人民幣升值的假象,或是執行與其他國家如俄羅斯的貨幣交換合約。


而今年3月時,買進「押離岸人民幣CNH升值(目標贖回遠期合約TRF)」金融商品的支那及台灣企業,已經因人民幣貶到6.20關鍵價而發生大虧的情況,如今人民幣再度貶至6.2333,而且看樣子還會繼續貶下去,是不是又會引起另一波風暴?

除此之外,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這禮拜明白表示,明年四月前不會升息,但台灣的11A央行總裁彭淮南卻警告,隨時會升息;彭於12月18日,還以拉丁美洲金融危機及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為例,說明這兩次的美國「雙率雙升」,曾引發國際金融危機,提醒留心市場,我們傾向比較相信彭總裁的判斷。

據聯準會統計,自2008年起,新興市場總共向跨國銀行借了3.1兆美元與發行2.6兆美元債券,其中單單支那就向跨國銀行拿了1.1兆,支那以個人名義借款也來到3600億美元,美元持續升值後,若加上升息,人民幣或其他國貨幣再大貶,會導致多重性的金融大災難。

再者,另一與美國「雙率雙升」息息相關的,就是美國境內頁岩油增產,逐年減少進口原油(見下圖),與OPEC互別苗頭,雙方談不攏,不願彼此都減產;而沙烏地國家對於低油價的容忍度相當高,其既有原油價值的存量高達9千億美元,且其原油生產成本相當低,每桶原油成本只有5-6美元,導致油價極有可能持續大跌,回測前低10多美元(見下圖)。


低迷的油價已經造成其他跨國石油公司開始虧損、裁員與停止鑽取原油作業,更嚴重的是,會讓石油公司的債務壓力更形沉重,石油公司倒閉將是另一個金融風暴的引爆點。



2014-12-15

國民黨的老鼠們沒有膽敢掛貓的鈴鐺

立倫選前誇口要贏對手35萬票,卻以2萬4千多票險勝,連任新北市長,較上屆流失20多萬票,照理說,應該是以市政為優先,彌補先前的行政缺失為要,朱卻放著不管,在34位國民黨籍立委連署「拱豬」後,便急著搶佔黨主席職位。即便登記競選黨主席,也不提如何改造國民黨,更忙著打高空、操作憲改內閣制及削弱總統職權議題。我們判斷事有蹊翹:表面上是附和國民黨立委為未來國會爭權鋪路,實際上卻是要藉外力之助,幫牛皮漏風的他坐穩黨主席位子。

一黨不能有兩主,這不是外力能替朱立倫解決的問題。若他不能推動修改「帝王條款」,去除「總統為當然黨主席」黨章,即使經過國民黨員票選他當黨主席,永遠就是「代理黨主席」,跟馬英九辭職前、指定吳敦義為「代理黨主席」的地位,沒有兩樣。另一個解決方法是,由朱領銜迫使馬自動放棄國民黨籍或是乾脆開除他的黨籍,否則馬永遠是垂簾聽政的「太上黨主席」。

要開除馬英九黨籍的理由,其實很簡單:一、可以列舉《年代新聞》2013年9月15日民調,馬的滿意度只剩9.2%;二、再舉台灣智庫2014年12月2日民調,馬的滿意度僅有9.7%;三、根據此次選戰的分析,平均而言,馬輔選次數越多,國民黨籍候選人得票率掉得越多;馬每輔選一次,得票率就比4年前再低1.8%;四、2005年馬當選黨主席,當時國民黨合格黨員有104萬5467人,到了2008年8月,即大幅減至33萬7467人,在馬領導之下,黨員流失達三分之二。

這裡看大圖

依馬英九開除王金平黨籍的主要理由是「有損該黨黨譽」,朱立倫有上述四個充分的理由,可依樣畫葫蘆經由朱指定的考紀委員議決,即可執行。朱就不用拐彎抹角引外力助陣,用做不到的內閣制議論來拉抬自己在黨內外的聲勢及地位。



伊索寓言:掛貓鈴鐺

老鼠們因為貓總是無聲無息的靠近牠們而過得提心吊膽,因此大夥兒聚在一起開會,希望能找出一個及早發現貓來了的方法。

「可以在,當牠遠遠的走來,我們聽見聲音就可以立刻逃走了。」這個提議獲得一致性的通過。

「但是誰去掛鈴鐺呢?」大家互相看來看去,沒有人願意。



2014-12-10

湯志民是「赤化」台灣「高中課綱」的幫兇

有中國統一聯盟第一副主席身份的哲學教授王曉波主導的「微調高中課綱」,於今年的1月27日,由教育部長蔣偉寧動員的「課程審議會」通過,而政大教授湯志民正是配合的審議委員之一。該「高中課綱微調」案,預計於104學年度高一新生開始使用,當時曾引發學術界及社會各界一連串「去台灣化」質疑,台灣教授協會、黑色島國青年連線等多個團體約2百人到教育部前抗議;1月30日亦有超過2百名文史師生連署抗議,但教育部最後仍強硬通過高中國文科、歷史科、地理科、公民科課綱微調。

當時還有高中教師投訴,在1月25日的「課審會高中分組會議」上,主席是湯志民,當天是明顯的多數反對,當與會委員要求立即表決時,湯竟主張「具名統計」,改當場以書面填寫同意與不同意,意見單收回後至今未公布,蔣偉寧在1月27日「高中課綱調整」大會上,卻宣稱這次調整是「應高中教師的要求而來」,不只蔣公然說謊,湯的護航角色也非常顯著。

民進黨在2月5日的中常會已決議要求執政縣市行動一致,不配合教育部使用新課綱,如今該黨縣市長從6席增為13席,無黨籍亦佔3席,國民黨只剩6席,此一「赤化」的「高中課綱微調」案,已形同具文。

柯文哲有必要對是否採用部訂的「赤化」台灣「高中課綱」立即表態,再來決定是否要任命湯志民為台北市教育局長。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新聞選讀

Loading...
Real Tim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