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2

馬英九:ECFA是一種「軍事互信機制」—廣義的政治議題


國國台辦主任王毅19日在紐約表示,北京今後對兩岸關係最主要考慮,就是謀求「穩定發展」,依照「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的基本思路」,「易中有難,經中有政」,以「深化經濟合作」為今後的重點。對照馬英九19日上午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說,「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一般被廣義視為政治議題.....兩岸在協商及簽訂ECFA 時,事實上就可視為一種很重要的軍事互信機制」,猶如兩方隔空互通聲息,達成「經中有政」的共識及默契,不覺讓人毛悚然!

根據國民黨於8月17日在立法院強勢通過的ECFA中,「經濟合作委員會」即由兩岸共組的協商單位,接下來兩邊所討論的任何議題皆不再受立法院所監督。由此我們可以合理懷疑,馬英九藉美聯社的專訪,與王毅在紐約於同一天向世界宣告兩岸即將透過ECFA中的「經濟合作委員會」展開「統一協商」?

馬英九在10月19日說,政治協商沒有時間表;但我們記憶中也浮現似曾相識的場景,即2010年2月9日時,馬也曾說簽ECFA沒有時間表,但6月29日即於重慶完成簽署,前後只相隔四個月又20餘天。那麼依此時序推想,2011年3月9日會不會就是「兩岸統一」的簽定日期?而陳長文所提的「馬胡會」,是不是就會在未來四個多月中發生?

媒抗網友Ashinakhan於19日曾翻譯一篇10月1日的外電 分析 (Taiwanese cool to China's overtures),指「胡錦濤面對其政治對手黨內鷹派的壓力之下,不得不在任內所剩不多的時日裡,對於他們在ECFA協商中所曾經給馬英九政府的『讓利』開始向他要求回饋」;而18日前美國國務院官員卜道維 (David G. Brown) 對台灣發出警告說,「儘管兩岸最近簽署了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台灣仍然必須嚴防中國在對台灣展現軟的一面後,是否、或何時會對台灣祭出硬的一手」;美國戴維森學院政治係教授任雪麗 (Shelley Rigger) 也說,「簽署ECFA讓兩岸關係改善,似乎臺海發生衝突機率也可以隨之降低,但是結果可能並非如此,因為ECFA能夠簽署是中國對台灣採取寬容態度,以及台灣能夠自我克制的結果。」剛好馬英九19日在訪問中即強調「我們不是有意要推遲政治協商 (We are intentionally delaying the talks on political issues)」,我便曾推測,馬是被胡錦濤施壓後,試圖拖延、談條件的訊息。

而馬於訪談中提出「2012連任」的條件,又與陳長文公開倡議「馬胡會」及「希望兩岸領導人馬英九、胡錦濤,明年可在台北或北京、上海,進行面對面的會談,『明年不行,二○一二年也可以,若政治經濟條件不允許,希望讓馬在二○一二年後繼續擔負責任!』」互相呼應!因此馬英九大動作要求美聯社記者更改訪問文稿,有可能在掩飾上述推論中的國共發展;但不料美聯社記者不願配合,只好自行秀出宣稱的全文(?)來澄清。

可是,這樣對美聯社下最後通牒的結果,卻是公布更多的訪談內容;馬英九所自行揭露的,是原先在美聯社的新聞稿看不到的。馬過去一直對台灣人宣稱「ECFA是純經濟議題,不涉及政治、主權!」,現在有了巨大的改變,也與中國正在進行政治談判;就如同他先前直喊「不統、不獨、不武」一樣,上任總統後、於2009年6月受訪時,將「不統」的定義改為「不統,不是排除統一這個選項」。

這樣不斷欺騙台灣人的馬英九,還能讓大家信任嗎?而這時候公布廖國豪等被起訴,涉案警官卻沒事,是不是也在轉移大家對「國共政治談判」的注意力?



【網路調查】
1. 馬英九執政二年四個月又二十天,你的生活有比過去好嗎?
2. 你認為馬英九何時與中國展開統一協商?
3. 你認為「馬胡會」最可能在何時發生?
4. 國民黨會輸幾都?可留言列出都名。

==========================

馬英九「先生」府公布的英文譯文中文譯文

[00:33:21]
President Ma: The CBM issue is generally considered in the broad sense of political issues. And certainly as I said, that will come after all the major economic issues are resolved. But we’re not in a hurry because the two sides, as a result of the efforts we’ve made, greatly reduced tension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When we talk about CBM—confidence building measures—when we signed, when we negotiated and signed an ECFA that was a very important CBM. And the process lasted for over a year, and during the process, the officials involved from the two sides also built mutual trust in some regard. And this is exactly what we would like to see. So they can just pick up a phone and call each other.


For instance, when we reached the agreement to have judicial assistance, mutual assistance in judicial affairs, the police from the two sides met and jointly broke several rings of crime on fraud, and we have so far apprehended 1,200 criminals in this regard, and greatly reduced that crime, the fraud—even people told me that they used to receive many calls—which will affect fraud, but the number was greatly reduced. And so the cross-strait rapprochement did bring many benefits, not just economic, but also for our personal safety and all other things.
[00:33:21]
總統: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一般被廣義視為政治議題,如我先前所說,兩岸在解決主要經濟議題後,才可能觸及雙方的軍事互信。但我們並不急,因為,在我方努力下,兩岸緊張情勢已大幅降低。當我們提到軍事互信機制,兩岸在協商及簽訂ECFA 時,事實上就可視為一種很重要的軍事互信機制。兩岸談論洽簽ECFA 的時間持續超過一年,雙方參與人員在整個過程中事實上已建立了某種程度的互信,這也是我們所樂見的,雙方人員可以隨時透過電話進行溝通。


例如,當兩岸達成司法互助協議後,雙方執法人員共同合作,已破獲數個詐欺犯罪集團,至目前為止,我方亦已拘捕1,200 名詐欺嫌犯,大幅降低前開犯罪。許多人向我提起以往常接到詐欺電話,現在數量亦大為減少。因此,兩岸和解的確帶來許多不僅僅在經濟上的利益,並包含人身安全等其它事務的好處。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由於Google留言系統與Facebook留言系統互相衝突,若先有Google留言,煩請繼續用此系統留言;若先有Facebook留言,請繼續用Facebook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新聞選讀

Loading...
Real Time Analytics